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写给《绵绵》的长评

    要说绵绵,就免不得要提到此宵中,还有明婵这个角色的塑造。

    先说一说此宵中吧。

    作为同人文,加入原创角色其实是很冒险的事情,对原创角色落墨太多,会抢了风头,对原创角色塑造太少,形象太平,也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何况,原创角色在大多数同人读者眼中其实是非常不讨喜的。

    除去原创角色,同人创作还有一大不讨喜的类别就是第一人称。第一人称这种写法局限性大,能够表现的东西少之又少。虽然很容易写,可想要写好也尤其难。

    但是偏偏就是这么两个冒险的举动,在此宵中里自然而平和地走下来了。楼诚这样的角色,以及原作的时代背景注定了同人作者想要把他们两个人的本我表现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此宵中都做到了。

    明婵被塑造得很好。她的性格上没有什么过于鲜明的特点,作为作者创造出来的第一人称叙述者,她的角色形象也好,定位也好,都和楼诚很契合。我一直挺在意的是,此宵中全篇第一人称的写法,并没有刻意尝试用这种手法去加强读者的代入感(至少增强代入感这一点是第一人称写法最大的特点),而是始终保证着明婵的定位——旁观者。

    读者借她的眼去看,作者借她的口去说。

    说来感觉简单,可真正能把握好原创人物的这个度还是很困难的。我对写同人的理解一直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需要克制。

    写同人不比原创的自由度,我们借原本的角色来写故事,更多需要花功夫去做的是理解人物,以及完善人物,去思考在剧情进行到某个地步时,那种特定的境遇下角色会有怎样的反应。想要表现的很多个人色彩的东西,想要赋予角色的意义,在同人创作的时候只能克制,甚至赋予角色更多意义这种行为应该尽量避免。安排比较重大的具有打击性的经历在写同人的时候也很难下手,因为这样的经历使角色性格上发生的种种变化,是非常难处理的,因为同人必须保证的一点是,角色一定得是他们自己,否则就会出现各种程度的ooc。

    而绵绵真的在这方面做得特别好,对原著角色的理解层次好,在构造出的全新背景下为了贴合人物而做的布置处理也好。

    绵绵是一个现代,楼诚二人从医的AU。

    相比原背景,少了那些山河动荡,少了国家大义,少了那些风谲云诡不可终日。而这些其实也恰恰是明楼和明诚两个人的很多性格层面以及处事风格的成因,换句话说,正是那些动荡不安的复杂局势和九死一生的经历造就了他们。

    剥出明楼和明诚两个人的名字容易,可是能让他们真正地活在一个全新的世界背景里,真的很难。这也是所有同人中架空AU最难解决的问题,但凡有一点基本的笔力,抓住角色的形易如反掌,可抓住角色的魂呢?他们最吸引别人的地方,仅仅只是深沉内敛的个性吗?

    深沉内敛的个性是有成因的,他们对待感情的态度,他们待人接物的手段,他们的一切都是有成因的。原著里这些成因这些经历清清楚楚地摆在那,但是当你创作一篇同人,设置了全新的背景把角色摆进去的时候,这些成因并不存在,问题就随之出现了,这篇同人里的角色,是不是只是一个名字相同,性格相同的人罢了?这样的角色,岂非只是傀儡?

    从某个角度看,绵绵里每个角色其实或多或少都有一些OOC,甚至连作为原创人物的小婵相比此宵中也有很多差别之处。一个人性格和三观的成型离不开社会和家庭,但是因为世界背景的改变,不论是社会还是家庭的背景也都会与原作世界大相径庭。作者要布置合理的情节和经历,让他们的性格三观贴合原作,也贴合这个由作者安排的世界。换句话说,正是有这些差别,才使他们切实地活在了这个全新的世界里。

    绵绵在这个方面上的布置很细致,符合逻辑,符合常理,也精妙。对每一个人的剖析都戳到了我心里,它不止在讲述他们的故事,也在讲述家庭问题,教育问题,还有爱和感情。尤其是关于家庭的部分,这是一个很真实的切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对待自己的家庭其实都是抱有非常复杂的感情的。像绵绵这篇文里的明家,对于我这样的读者来看,确实是个非常完美的,也非常理想的家庭。除去家境富裕这一点不提,在家庭相处上每个人有互相之间的尊重,但也没有相敬如宾的生疏;他们都不善于亲昵地表达,但是却彼此关心和爱着,大概是每个人都很向往的家庭状态吧。但是尽管是这样的家庭,也充满了内里许许多多的除了爱以外的各种各样的“私心”。明镜是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最多的人物,她自己本身所承受的,她对待明台、明楼、还有明诚的看待,都是不同的。

    这一点又恰恰和背景设定息息相关,和明楼的血缘关系令他们至亲至疏,因为明台生母关系令她对明台呵护纵容,甚至明楼为何会不喜欢女性的原因,其实如果没有一些合理的经历,这些都并不是顺其自然的。

    它们并不算什么BUG,但绵绵总是能把每一个疏漏的地方拿出来清楚深刻地剖析它,然后令整个设定变得愈发地完善,也让每个角色更加地融合进这个背景里。

    其实整篇绵绵,所讲述的东西全都繁杂又纯粹,如感情,如人生。

    写文是每个人内心世界的表达,不管同人也好原创也罢,能写好很难,因为笔力的问题,因为思绪的问题,很多很多限制,但是草头一直很清楚自己想写什么,在写什么,我很佩服。

 

    从行文方面来说,也有一个一直令我很佩服的地方是,此宵中是日记体的第一人称,但是遣词用句很少见到琐碎无关的东西,没有刻意去还原“日记”应有的感觉,而是通过日记这种手段在讲故事,很有趣。

    此宵中和绵绵都不算完整在走剧情的,属于很多独立的小故事连接到一起,每个单独的故事拿出来看,也都不会觉得无聊,它们真实、无奈、美好,也确实很日常。但是日常的东西都常常有一个通病,就是事无巨细的繁琐。

    相比此宵中,绵绵本来就是现代背景,会有更多大家都知道的生活中的种种小事种种细节,绵绵所讲述的东西掰开了来看其实也很琐碎。但是尽管如此,也真的很难找到无关的叙述,每一段话都是有它的作用的,目的性明确,草灰蛇线地埋线索也好,烘托氛围交待发展也好,甚至大段大段的对话和剖析,写得虽然细,但是没有碎,也没有散。

 

    绵绵写到现在,反而和原本的歌词联系不到一起去,更像绵绵本来的含义。是绵软温柔,是连续不断绝,在现代AU下他们不乏医者济世救人的仁心,他们的日子也平淡又坎坷,最令人动容的还是那些和我们的生活如此相近,可触及的美好,让人格外有认同感。

    每个人的日子都过得不尽相同,但总有许许多多真善美的东西。

    人间有味是清欢。

 

    以及还要说一说,我读此宵中最喜欢的部分是明婵到香港去参加活动作为学生代表演讲那一段小故事,很温情。而绵绵则是明楼和大姐的两次谈心,其中的感情都很鲜活,有张力。以及大哥去玉树接阿诚哥那一段,震后的灾区,刚刚经历了人生中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的人们环绕篝火而坐,明诚唱着歌,星辰漫天,这个画面始终无法忘却。

     @酒糟草头 欠你欠了八百多年的文评,写得很杂很乱,也有很多很多没写的东西。总之爱你。

    最后是手抄的最近的更新里我很喜欢的一段,绵绵第五十章。很久没练字了,虽然丑,就当表个白吧。




评论
热度(7)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