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长蜂】虎徹家恋爱笔记 02

*现代paro

*稍微有带鹤一期和浦乱玩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蜂须贺又叹了口气。如果叹气次数有统计的话他发誓这肯定会是这一年里他叹气最多的一天。

从天还没亮一直找到现在,浦岛这小家伙头一回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之前光顾着着急也没注意热不热的问题了。现在被这么一提蜂须贺倒也觉得热了起来,额头上也早已经出了一层汗了。

“浦岛呢?”长曾弥也没有走近,只是远远问道:“找到他了?”

“哦,找到了。”蜂须贺淡淡道,“不过他不肯回家。”

“不肯回家?你该不会又让他走了吧?”长曾弥还是非常着急的样子,语气也没有刚刚那么平和起来,“知道你惯他,但是也得有个度吧?爸妈那么着急你又不是没看到?”

“不让他走又怎么样?回家每晚听我们吵架吗?”蜂须贺仿佛是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闭着眼睛不看长曾弥。继续解释道:“浦岛说我们回来住影响到他学习了,我们俩不彻底和好他就绝不回家。”

“哈?”长曾弥有点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回道:“这不都怪你吗。”

“怪我?”蜂须贺想都没想就一步上前拽住了长曾弥的领口:“不是你天天来招惹我我能和你吵?”

“从咱们俩小时候开始,明明一直是你无理取闹好不好,我可是一直都有认真思考好好相处的。”长曾弥回道。

“那你说,哪次吵架不是你先挑的头?”蜂须贺质问他。

还没等长曾弥回嘴,蜂须贺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手来摸出手机一看,是条短信。

读完后蜂须贺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跳了两跳,努力劝自己大局为重能让弟弟回家才是第一要务,抱着这个心情把刚刚激动的情绪都扫出脑海。直到平静下来以后他才把手机递给了一脸疑问的长曾弥。

短信是浦岛虎徹发来的。

——“对啦龟吉就麻烦哥哥们照顾啦,不可以忘记换水喔。它会替我好好监督你们的,你们俩一天不和好我就一天不回家,对了,爸妈也已经都同意了哦。”

下面还附有他现在住的同学家的地址和一个大大的笑脸的颜文字,这地址看起来有点眼熟,正这么想着就听到蜂须贺说道:“那孩子是一期一振的弟弟,所以说现在浦岛是住到粟田口家去了。”

一期一振这个人长曾弥是认识的,常常会到宿舍来找鹤丸,从前也因为鹤丸邀请的缘故去他们家里吃过几次饭。

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以后长曾弥终于放下心来。

不过有点不对劲的是刚刚蜂须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甚至听起来还有点虚弱。刚刚他为了看清手机屏幕是转过身来背着光看的,所以他只好回过头去看究竟怎么了。

这一回头却让他吃了一惊,只见蜂须贺蹲在地上死咬着嘴唇,他今天大概是出门着急连头发都没束好,现在松松地散在肩膀上,抑或顺着他的身子落在地面的草叶间。长曾弥正要问却突然想起来这人一贯有胃疼的毛病,肯定忙着找人什么都还没吃。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蜂须贺说。

看着他都疼得快要蜷在地上,长曾弥无奈地伸手把他捞起来,搀着站住。“走,上车再说。”

蜂须贺有点不情愿,却又使不上劲挣脱不开,只得顺着被扶进了车里坐下。长曾弥也重新发动了车子,顺带从杂物盒里翻出了一瓶还没开封过的胃药扔给他。

“先去吃点东西,我早就觉得咱们俩关系是要改善一下,能借此机会缓和一下的话也真是求之不得。”


粟田口家。

周末的上午总是睡懒觉的好时机,粟田口家的人也是不例外的。相比那边着急忙碌了一整个早上的虎徹家,这一边就显得懒散清闲多了。太阳都快爬到头顶了,除去因为早上有课才回到家的一期一振,大家大多都是刚刚起来洗漱,甚至还有人窝在床上玩手机。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人,正蹲在粟田口家的花园里和前田聊着天。

“听起来很有意思嘛,不过你一个男孩子居然不会爬树吗?”

这个人就是鹤丸国永了。

“是啊,那回真是超级有意思的!不过为什么男孩子就得会爬树啊?”修剪着花枝的前田不解地问道,“而且哥哥说那是很危险的。”

“看来有必要好好说说一期,不会爬树的童年像什么话嘛,树上可是很有意思的。”鹤丸国永说。

看着前田好奇的小眼神,鹤丸又故作神秘地说道:“那是只有亲自爬到树上过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喔。”

“那鹤丸哥一定会爬树咯?”前田问。

鹤丸国永闻言上扬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来,“是啊,我会的东西可多啦,这回教你一招!”

“绝对是,超——级实用的哦。”鹤丸眨了眨眼,随后就站起身来后退了两步。

前田正要发问,就看见鹤丸国永突然间跑向围墙,到墙下时长手一抓墙头,一个侧翻就爬了上去。鹤丸国永的四肢本就非常匀称养眼,这个动作更是流畅得比电影里那些帅气的镜头还要好看上许多。

站稳之后他还侧蹲在墙头上伸出手笑着朝前田比了个大大的“V”,说道:“虽然对于你的身高来说目前还有点难,不过不要紧,我有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在很努力地尝试翻墙了。”

“哇,”前田一双眼睛睁得老大,非常认真地看着鹤丸国永,“好厉害啊!”

“对吧!而且相信我,它的实用价值不可估量!等你上到初中,高中的时候就会明白了!”

“哦呀,”鹤丸国永突然停下了这个话题,将头转向了墙的另一边,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有趣的事情,“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呢。”

前田好奇地看着他,只见他举高右手非常夸张地朝外面挥手打了个招呼:“哟,乱大早上出去是牵了个小男朋友回来吗?”

墙外正是刚回来的浦岛和乱。看到在自家墙头上蹲着的鹤丸,乱本来是要高兴地打个招呼的,却被鹤丸这句话生生地噎了回去,浦岛更是闻言便噌地红了脸。

“诶不过小鬼很不赖嘛,竟然还敢上门来见家长。”说着鹤丸还竖起了大拇指,“勇气可嘉。”

虽然知道鹤丸国永又是在开玩笑了,不过乱也还是不好意思得忙不迭要解释。这回还没来得及他开口,门里就意外地传来了一期的一声怒吼。

——“鹤丸国永!你给我从墙上下来!”

评论(2)
热度(54)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