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喻黄】Always with me

  他们退役的那天下着淅沥的小雨。

  潮湿的空气夹带着夏天的闷热,哗啦啦地冲刷着整个城市。和战队的粉丝们不舍的声音混在一起,像是给他们送别。

  发布会结束后走在退场通道里黄少天还很恍惚,仅有一墙之隔的会场似乎还能听到记者们嚷麻麻的声音,这场景在他职业暮年的那些屡获败绩的时间里被他反反复复想了很多次。

 

  而此时此刻他的身边却站着喻文州,唇角漾着笑意。

 

  喻文州其实可以走得更久,他一直为人诟病的手速也限制了他的消耗。好像是一瓶匀速倒出的矿泉水,却因为黄少天的退役他也匆匆把这瓶水倒光,陪那个人一起离开赛场。象征着蓝雨的剑与诅咒的光芒渐退,曾经一代人疯狂的喜爱也随着这款游戏的衰落而慢慢被封存。

  黄少天还记得赛季末他计划起准备退役的时候喻文州那云淡风轻的表情和语气。

  “那就一起吧。”他说。

  “你说的哪个一起?”

  黄少天是个反应快的人,脑子快,嘴也快。向来留不住什么话,不过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这话里意思但凡是个人怎么会听不出来。

 

  那是个夜晚,喻文州推开窗,初春还刮着的冷风灌进来,给黄少天冷了一个激灵。屋内电脑屏幕生冷的白光勾勒着喻文州的脸庞,他柔和地笑着,目光看向窗外,又回头向黄少天笑。

  他回答说:“都是。”

 

  那天是农历十五,月亮特别圆特别亮,隐在远远的稀薄云层里。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望向他的眼神特别想笑,于是他咧了个大大的笑容扑过去抱住喻文州,抬头看着宿舍窗外那轮月亮。

  “那就一起吧。”他说。

  等到雨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喻文州拉住黄少天说给你弹首曲子。

  黄少天正踩着拖鞋站在阳台喊着凉,听到这个以后点点头说好。

  喻文州会弹吉他,而且弹得还算好。不过却没有太多人知道。

 

  天上的云早就散开了,是勾淡淡的上弦月。月光很暗,夜空里那些无数的星辰星星点点地闪着微弱的光。

  阳台半截的玻璃并不拦风,雨后清凉的空气涌动着裹住他们,混杂有雨水和泥土的味道,黄少天嗅着。一边抱怨着天气,一边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汽水。

 

  他修长的手指紧着弦,黄少天就在一边看着。仿佛能和很多年前的画面重叠在一起,彼时的喻文州清瘦又文弱,在众人的簇拥下弹了一段曲子。

  Always with me

  那是蓝雨初次夺冠的那个夏天。

  连曲调都和回忆里对上号。喻文州笑着说手生了,初中练这个曲子追女孩子的,还好来了蓝雨。他的身后是雨霁后晴朗的夜空,万家灯火,星子漫天。

  黄少天听见他唱道,“I find the brightness, it's always with me.”

 

评论
热度(3)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