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唐齐】良宵引・上

  八月十五,桑楚山庄的一棵花树忽然开出了花。大朵大朵的白花,中间是浅鹅黄的蕊儿,衬着暖洋洋的灯火瞧着格外养眼。全庄上下的人都直夸好看,乐得子桑不寿合不拢嘴。

  这花树是当年子桑不寿刚刚搬到东越时唐青枫亲手给他栽的,说是要勤浇水养护,等它开花的时候就一定是有好事情要到了。彼时的子桑不寿不动声色地喝着杯里的茶,讪讪道:“少来驴你师父,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


  对,一看就是从移花宫里瞎挖了一棵搬过来嘛,楚天璇心说。


  “徒弟能有什么心思,师父,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唐青枫嬉皮笑脸地道,“再说了,师父你现在盟主也不当了,养养花遛遛鸟不是正好吗。”

  “哼,我还没老得走不动道儿呢!”


  不过后来在桑楚山庄养老的子桑不寿真的去养了一对画眉,也认认真真地养起了花来。还总是逢人便夸,“这收徒弟可是个技术活。”

  楚天璇听得耳朵都快长了老茧,她倒是忍不住想起唐青枫当初瞎掰的话,如今花树开了花,究竟是什么样的好事呢?


  唐青枫其人,乐天豁达,洒脱不羁。他喜欢四处奔走,喜欢看花赏月,也喜欢聆风听雨。可你要问他最喜欢干的事是什么,认识他的人十之八九都会告诉你同一个答案,那就是交朋友。

  他的朋友简直遍布天涯海角,多到走在路上都会有人认出他来。


  “唐师兄!——”


  看,这便有了一个。提着两坛酒的唐青枫只得停下了脚步看了看来人,是个从前在江南遇见的小少侠。


  “原来是你。这大过节的不回家过节,还要亲自出门去买菜做饭吗?”

  闻言这位小少侠的笑容一滞,仿佛被说到了痛处一般,颤声道:“唐师兄……你有没有听到我心碎的声音啊。”


  “没有。”唐青枫毫不犹豫。


  唐青枫的心情显然很好,虽然他也不过是刚替人“买菜”回来。而且这个人此刻就出现在了他身后,唐青枫不由得感慨,有的人有的事当真是想不得,说不准什么时候想着想着就要成了真。不过有时候这条道理也不是很应验,比如说他现在就在想忽然出现在这的齐落竹会不会临风而立高歌一曲这种无聊的事情。

  当然这是肯定不可能的,要是成真了那简直太过滑稽。


  “少侠孤身一人,若不嫌弃可在山庄小住一晚,中秋佳节,图个热闹。”齐落竹施施然行了个礼道。

  “啊哈哈哈,不了不了,我还要去买菜。”

 

  “这时候下山去……还能有卖菜的?”齐落竹疑惑地问。

  唐青枫也挑着眉毛看着一路狂奔下山的小少侠,不由得感慨道:“可见胡诌八扯也是一门学问。”

  齐落竹嗤地笑出来,“那你一定是这其中的行家,天下怕也没有人还能比你厉害了。”

  

 

  天色刚刚暗下去,月亮还未明朗起来。

  铸神谷剑池后的一片石台上支了一个小小的炉子,放了一方矮矮的案几,桌上是一盘月饼,两味酥糕。唐青枫坐在一旁的小竹凳上,拿火钳挑了挑炭火,炉上酒香四溢。

  虽然此刻月亮还仍在云层之后浅浅淡淡地藏着,可等待有时候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哎……”齐落梅性子是个坐不住的,干等着月亮对她来说实在是有些无聊,可再想想月亮出来了还得干坐着看月亮就更加无聊了。于是她干脆蹲在了地上,手支着下巴拿树枝拍水玩。

  “你呀,”齐落竹放下了膝上还在调弦的琴,站起身走到她身旁,摸了摸齐落梅的头道:“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无聊嘛,”齐落梅说着忽然转过头来巴巴地望着他,“哥,我们来切磋一下武艺怎么样?”

  “堂堂的唐门大少爷,移花宫传人,水龙吟盟主,也算是你半个师父,现如今就坐在你身旁,你不同他比同我比什么?”齐落竹半开玩笑道。

  “反正我又打不过他,输给了你还能怪他教得太烂呀。”


  “反正你要是赢了,肯定也不会说我教得好的。”唐青枫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过很快他又忽然故作神秘道:“既然你今天这么无聊,我倒是有好玩的东西,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看了。”

  齐落梅瞪大眼睛看着他,眼里满是怀疑。只见他将袖子一扫,手里竟兀自多出盏灯笼来,可她刚刚除了唐青枫的袖子扫了扫之外什么也没看见,这灯简直就像凭空变出来的一般。连灯上的烛火都是刚刚才点上的。

  “诶诶诶,你从哪里变出来的!”齐落梅简直快要蹦起来。齐落竹也相当好奇,不过让唐青枫变出盏灯来这样的事实在算不得稀奇,他要变不出来那才真叫稀奇呢。齐落竹好奇的是这般式样的灯笼江南是没有的,莫说铸神谷,哪怕天泉山庄,四明书院也都不会有,只因江南是万万不会有哪个师父会把灯笼做成熊猫的样子。可唐青枫面对他好奇的目光只是微微眯着眼睛笑,一点也没有要说说看的意思。

  于是他也没有问。

 

  “以后要是我和别人说,唐青枫退隐江湖去卖起了灯笼,一定不会有人信我。”齐落竹忽然道。

  “哈哈哈哈,”唐青枫一抖扇子,“看来落竹兄胡诌八扯的功夫也一点都不差。”

  “我有时候也简直都要怀疑,自己究竟是几时这么无聊起来的。”齐落竹看了他一眼。

  “那一定是认识我之后。”唐青枫朗声笑道。


  齐落竹没有再回话,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正确不过了。


  其实说到中秋,唐青枫是很少这般度过的。唐门是名门世家,每到中秋节自然能聚上三四桌的人,大人聊大人的,孩子闹孩子的。众人各自谈天说地,把酒共饮,彻夜喧闹不停,更有暖月红灯,万顷竹海,从不会冷清。

  而铸神谷却有不同,齐家虽也是百年家业,可中秋佳节却是各家自行小聚,在院内小坐片刻,小酌一杯。或是看花赏月,舞剑听琴。明明是和刀剑打交道的人,却风雅清幽得快要赶上一醉轩的文人墨客了。

 

  “其实从前爹在的时候还是挺热闹的。”

  齐落梅喝了杯酒,她的酒量很差,齐落竹几乎从不许她喝酒。可人总是这样的,别人越不许你做的事,你就会越想去试试看。

  中秋佳节,喝口酒总不算什么过分的事。于是她看了看唐青枫,又看了看齐落竹,见两个人都没有要阻拦她的意思,又开口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也很热闹。”

 

  齐落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一抬眼却无意对上了唐青枫的视线。唐青枫也在笑,他为自己倒满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天边泛着的白渐渐褪下去,夜色已愈发深了。齐落竹的手指正按在弦上,此刻忽地一拨弦,铮铮几声琴音便自他指尖上泛出来。似一汩泉水滑过,只一瞬便忽地叫人静下心来,山下的枫桥镇张灯结彩,江水带着几盏花灯顺流而下。琴声颤动着,空气中似乎有桂花香气,远处的夜空中,一盘明月已明朗起来。一曲良宵引,引得山明水澈,引了月暖花香。

  齐落竹明明一口酒也没有喝,可他的琴声里满是浓浓醉意。

 

  醉此良宵。


  琴曲已奏过一段。齐落竹张了张嘴,轻轻和着琴声唱道:“凭槛四望,不见碧云流。坐看牵牛织女,远雁入芦洲。”

  歌里是吴侬软语,是唐青枫听不出,齐落竹也说不得的那若有似无的愁绪。


  可愁自何来呢?

 

  “这来莫负今夜月,觞咏良游。”

  “那便求桂宫,夜夜开挂上玉球。”


 

  唐青枫立在石台边静静听着,又满了一杯,举杯敬了明月。

 

  好花,好酒,好月,好一片山水风光。



  唐青枫也只是刚刚接管水龙吟不久,齐落竹这些日子重建铸神谷忙得不可开交,可他们还是这般坐下来,谈了武林大势,谈了江湖趣闻。齐落竹鲜少出谷,偶有离开也是找寻铸材或是求访长辈,这些事自然不如最近常在江湖上走动的唐青枫了解得那么清楚。唐青枫说着,他便静静地听。直至齐落梅都困得早早回房歇息,他们还未有一丝困意。

  这便是唐青枫在铸神谷过的第一个中秋。

 

  这来莫负今夜月清幽。


  TBC.


※中秋快到了给自己投喂点粮食

※有点BUG因为良宵引是明朝的琴曲,然后词是清朝的词_(:з」∠)_然而管它呢!朕就是这么不严谨的人!

※为什么唐齐粮这么少我快要爬墙了QAQ


评论(10)
热度(31)
  1. 竺默mo不胜簪 转载了此文字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