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蔺恭】山水有相逢

    今天蔺晨起了个大早,一出门就被石头跘了一下脚,害得风流倜傥如他差点摔了个大马趴。

    不过这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直觉告诉他,今天至少该有一些好事要发生。这么想着,他走进了药坊。

    自从三个月前被自己的爹赶下山历练,蔺少阁主着实是好好地在江湖上历练了一番。见识了这天下形形色色的三教九流之辈,也干了不少三六九等的谋生差事。

    而他的新差事,就是谋在了这个街口冷冷清清惨惨淡淡的小药坊里,药坊掌柜许了他包吃包住,月钱二十一文。要做的活也清闲,只用抄抄掌柜整理出的药方和一些药典医经就好。谈妥工钱的时候蔺晨不由得满怀感慨,想他堂堂琅琊阁的少阁主,如今竟然要为了二十一文钱出卖灵魂,甚至为了多加那一文钱他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和老板侃侃而谈一下午。当真是人性之悲哀,江湖之无奈。

    蔺晨长叹了一口气,翻开了要抄的一本医典。他本来也是习医之人,这些医书药典早就是烂熟于心,他几乎是半抄半默地写了下来,末了又翻了掌柜的亲自整理的药方看起来,权当温故,也能知新。不过抄着抄着,他就觉出些不对味来了,这些方子让他这么通篇一翻下来,竟发现了十五六处错的地方,还有几个当真是下药及用量这种错不得的地方。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招手把掌柜喊了过来,“诶,掌柜的,你来。”

    掌柜的本来看蔺晨抄得行云流水一般,心里很是欢喜,心里盘算着按照蔺晨这个速度什么时候能抄完他也好少付点工钱,听蔺晨喊他以为是自己的方子太过精妙他看不懂,于是忙不迭地过来等着他问。

    没想到蔺晨劈头第一句就是:“掌柜的,你这个方子有问题。”

    见掌柜的要开口辩解似的,蔺晨忙一摆手,“无妨,我已经把有错的地方给你改过来了。你看这里啊,脾胃虚寒,呕吐不止,可黄莲大寒,怎么能多用。”蔺晨看也不看掌柜的面色,翻了一张又继续说起来,“你看,这还有……”

    掌柜的目瞪口呆地听蔺晨连改了十来个错出来,甚至他还当着自己的面随手翻了一张便又找出一个不合适的地方。要不是蔺晨还是一副严肃认真有理有据的样子,他实在有点怀疑这家伙是故意来找茬的。

    蔺晨说完,从容地在旁边的医典药经里信手翻出一本书来,又仿佛随手翻了一页一般展开给掌柜的看,“你看,这本《岐黄精义》共有五处错误,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而且脉学一篇草草概述,实在可惜。不过我有幸读过一份整合修正版的,掌柜的要是有需要,我可以给你默一本出来。”

    岐,黄,精,义——那可是几百年的医学经典啊!老掌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蔺晨见他满面扭曲,又忙摆了摆手,“放心,月酬二十一文足矣,我不会因为这个多要工钱的。”说着他笑着从书堆里抽了一册杂方小册出来,“如若掌柜的要谢,可否将此小册借我两日详读。”

    老掌柜在发作之前还是伸出脖子去瞟了一眼那本小册子,是前两天一个游方郎中送给他的,于是老掌柜终于忍不住了,抄起扫把连人带册子一并打了出去。

    “诶,”蔺晨一边跳着往外跑,还一边有空喊道:“不借也别打人呀。”

    ——“出去!!!”

    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由得驻足多看了一眼,蔺晨站定在街心。他想了想,似乎也觉得好笑,便忽然笑了起来。

    等到笑罢,他又展开手里那薄薄的杂方小册来,那是本手写的杂方收录,还附录一些了罕见的怪症医法和各地草药的性味变化,实在有趣。方才他是被打出来的,匆忙之中不慎沾上了些墨渍,自己也只粗略读过一遍,不知还能不能默下来,又想到这册子本是手写的,难免觉得可惜。

    他只顾着惋惜,也没有在意自己尚还站定在大街正中。忽然有个声音从身旁传来:“阁下若喜欢那册子,在下倒有一本多的,可以相赠。”

    蔺晨闻言回头,同他说话的是一位身着杏黄长衫的公子,长发未束,负琴而立。一身如古玉一般的儒雅气度,敛而不收,身上仿佛还有清苦药香。重要的是——是个美人。

    蔺晨觉得自己早上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萍水相逢,怎敢受赠。不过相逢是缘,不如结个朋友。”他笑着一收扇子,拱手作揖道:“在下蔺晨。”

    对方也一笑,敛了敛衣袖,拱手回礼:“在下欧阳少恭。”

    酒旗寮旌,长街闹巷。过客多是步履匆匆,熙熙而来,攘攘而去,唯有他们二人拱手立在街心站定。

    山水有相逢,最好莫过于相逢。

*

我竟然又在挖坑……或许有后续吧(「・ω・)「

听天由命(什么

评论(5)
热度(45)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