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联盟治疗罢工计划

*

    我叫徐景熙,是荣耀职业联盟的一名注册选手。作为一个搞电竞的,我为我的职业感到非常自豪。——当然,不是指游戏职业。

    我是蓝雨战队的治疗,职业是守护使者,一个可T可奶的,令人安心的角色。作为治疗,我深知自己肩上背负着保护战队成员的重任,没有我,这支战队就将不完整,没有我,战队的成员就只能和人硬肛输出拼伤害(当然,我们蓝雨在这方面根本肛不起来)。可以说,我在战队中的位置真是举足轻重。

    可是当我接下帐号卡签约加入战队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我仿佛透过帐号卡看到了命运女神为我安排的曲折的道路。

    我从前以为,只要做一个治疗,很多烦恼都能轻轻松松迎刃而解。加不上,你可以怪队友太莽,可以怪对手太虎,可以怪键盘太滑,可以怪屏幕太脏。反正你是治疗爸爸,他们都得听你的。然而等我成为一个治疗以后,我发现我错了。

    喻文州:“嗯,这场景熙来做诱饵。”

    黄少天:“景熙啊,尽力拖住他们仨,我看好你。”

    卢瀚文:“景熙前辈,奶我一口!”

    宋晓:“景熙,等我和郑轩把这家伙击杀了再去救你啊,撑住,他只有90%的血了!”

    郑轩:“啊,真是压力山大啊。”

    我呸!压力山大的明明是我好不好,把场外和我相亲相爱的队友还给我啊!

    不过打游戏嘛,除了队友这一因素以外,对手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像我们这样一个团队整体性高,战术安排缜密的队伍,往往对手都会毫无抵抗能力被我们踩在地上揍,不过……在那之前,被踩在地上揍的人一定是我。

    被打得死去活来之际,我还得看着局面巧妙地补几个治疗的辅助技能以发挥我最大的作用。可对手从来不会给我这种机会:

    啊!霸王连拳。

    嗯!千念怒放。

    呵!死亡之门。

    哦!扫把旋风。

    你以为我会怕你们吗?!不就是几个大招!——爸爸,下手轻一点好不好,我们一个治愈术也要吟唱好久的咯……虽然被揍的是角色,可我却感觉到了痛。

    在我荣耀职业生涯的三年里,我团队赛无一缺席,被队长扔出去当诱饵和被对方选手优先集火的次数大概占七成(另外三成优先集火喻文州)。怎么回事,治疗是可以这么随便欺负的吗?!信不信我不奶你们啊!等等经理有话好好说嘛不要扣工资。

    而那个写书的家伙就更过分了,全文只在团队赛的时候给过我的帐号卡几个镜头这事姑且不提,最重要是是居然还没有写我的角色的银武。同是豪门战队,看看霸图轮回,都有银武,只有微草的治疗似乎和我有着相同的命运。最不能忍的还得是兴欣的小手冰凉,操作者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就全身银装,而想我下海(划掉)出道三年,却始终没有一把银武……

    这一切都让我心痛。

   

    我点开了七期的交流群,私戳了和我私下关系还算不错的袁柏清,和他深刻地控诉了一番我惨痛的经历,倾吐了一下我痛苦的心情。袁柏清毕竟是我同为治疗的好朋友,见我不开心,很快就发来了回复:

    冬虫夏草/防风:哦。

    那一瞬间,我想我的心都凉了。

    灵魂语者:……

    冬虫夏草/防风:那个,袁柏清他刚被拉去陪小高切磋练习突破治疗来着,你等一会儿啊。

    灵魂语者:哦。

   

    现在我觉得开心多了,因为看起来袁柏清可能比我要更惨一点。

   

    *

    我叫袁柏清,和徐景熙一样,我是联盟注册的职业选手,微草战队的一员。也是一个兢兢业业、技巧高超的治疗角色操作者,目标是成为新一代的治疗之神。

   

    可最近我有个小烦恼——队友们都喜欢拿我练手学习打治疗。这本来不算什么,只要他们耗得起,我也不介意拿牧师切磋切磋嘛。

    不过几个人一起打我是怎么回事?!还美其名曰是替我锻炼在被集火的状况下骚扰对手的能力,早日重振微草治疗雄风。

   

    什么嘛,说得好像我X萎一样!

   

    话是这么说,不过坐得太久似乎确实容易X萎,吓得我赶紧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还在和我的角色缠斗着的刘小别和高英杰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我。

    “尿急。”我面不改色地回复道,然后帐号卡也没拔就扭头出了训练室,终于摆脱了被队友胖揍得毫无回手能力的窘境。

    尿遁,自古以来最高级的跑路方法之一。也是我掌握得最娴熟的一门技艺,直到后来小高很认真而关切地来我是不是真的为泌尿方面的疾病所困扰,我才终于决定,这个方法还是不要常用的好。

   

    作为一个微草的治疗,最大的压力莫过于粉丝和媒体都爱拿我和方士谦来比较,而且得出的结果永远都是——我不如他。这简直是废话嘛,我要比得上他那我不就是治疗之神了吗!而且在微草这个战队做一个治疗真的,心累。

   

    首先,我们队里有两个魔道学者。作为一个普通的玩家,你可能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每每在团队赛里我不单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得时刻注意着飞起来的魔道学者。

    你知道那种到达队友报出的坐标怎么看都找不着队友的感受吗?焦虑且心急如焚,怀疑自己掉线又怀疑游戏是不是出了BUG,抬头一看,他们骑着扫把在我头上飞着呢。

   

    我们微草的治疗,上岗证就要考两本,一本《守护使者从业资格证》,一本《牧师从业资格证》。还要配合着战队进攻取舍在两者之间切换自如,有时候为了故意迷惑对手,还得用守护使者来配合打强攻,用牧师来配合打防守。

    重要的是,手持两本上岗证,工资,却只有一份。

   

    而且双帐号卡一度给我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困扰。每次战队搞活动给粉丝签名,很多粉丝都会问选手签帐号卡名字。因为手持两个帐号卡,我通常都要多问她们一句,你想我签哪个?

    不过很快我发现这是个无意义的问题,因为我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随便,而且每个来找我签名的粉丝,她们的眼睛都是巴巴地望着刘小别高英杰和队长那边的排队的。

   

    哎,微草的治疗,好累。

   

    我和徐景熙就受到的压迫问题上进行了深刻友好的讨论以后,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治疗都苦逼。于是我们迅速地组建了一个新的选手群,准备干一番大事业,我们的目标就是——搞!垮!联!盟!

    被我们拉进群里的有:张新杰,方明华,安文逸,钟千离,张家兴,莫楚辰,阮永彬,任俊驰,孙明进,唐礼升,冯向明。以及我同战队的已经退役的前辈,方士谦。

    你看,这么多名字,都是如此地不熟悉。可见治疗这么一个重要的角色,在战斗里被忽视得有多么过分!尤其是某个喊着不要牧师的前辈,我作为私立的非官方的治疗选手人权协会的会长,强烈谴责你!

   

    令我感到非常意外的一件事是,在我和徐景熙谈论起治疗的惨痛命运后,群里竟然没有响起和我们一样的声音。

    首先是现任的第一治疗,也是霸图战队指挥的张新杰前辈呵呵一笑。

    石不转:我没有那种烦恼。

    接着是联盟唯一的叛徒方明华表示,玩治疗,好泡妹子。

    笑歌自若:都是我长得太帅的错。

    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和我们一样分明是深受迫害的兴欣治疗安文逸。

    小手冰凉:虽然很有同感,可我自己确实还有很多不足。

   

    一个关乎着治疗合法权益的伟大的联盟治疗选手集体罢工计划,就这么夭折在了襁褓之中。

    

    

评论(8)
热度(73)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