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双花] 花有重开日

    张佳乐操作着角色飞奔在无人的大草原上,时不时向后扔几个榴弹或者开上两枪。从小地图上就能看出来,表示他的角色的小箭头后方跟着一个巨大的红点,再后面是一片红点的海洋。小地图上闪烁着的警示简直可以用此起彼伏来形容。

    张佳乐觉得现在直播间里一定是满屏的23333,就算不看他也知道。

    就在刚刚他直播着这个神经病游戏的时候,忽然突发奇想去单挑了一下地图BOSS那只大蜘蛛。没想到刚刚进入战斗,对方就开始无限施法召唤小蜘蛛,小蜘蛛又会召唤小蜘蛛,无穷无尽。这个游戏和荣耀的技能判定系统差别很大,像这种召唤类型的施法是无法打断的,必须要由一个团队的人共同应对才可以压制过去,仅仅凭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哎,”他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游戏请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试图单杀一个地图BOSS。”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强调着,调转了视角按下了一个大招的操作,准备和身后的这个家伙同归于尽,“至少这并不是我的操作不好和运气问题,这个只是游戏的设定毫不科学!”

 

    “哈!”张佳乐低吼了一声,颇有气势地就朝刚刚被爆炸的气焰掀翻的BOSS冲了上去,就在他操作出一个迅速向前的翻滚的时候,小地图上忽然杀出了一个绿点在他的小箭头前,他的视角前忽然间就扬起了一片因为勒马扬起的灰尘。

    一个外观穿得乱七八糟的战士扛着重剑站到了他的角色前面。真是孙哲平一样的风格,张佳乐不由得在心里吐槽。

    “这位哥们应该庆幸不是叶修那个不要脸的站在我这个地方,因为他一定会扭头就跑。”饶是这个时候,张佳乐也不忘黑一把叶修,“不过像哥这种人,既然有人站到前面来了,我肯定是要和这家伙一起血战到底的啊!”

    张佳乐扯起嘴角笑了一声,上移视角准备越过对方的头瞄准BOSS,就看到了面前这个战士的角色ID:再睡一夏。

    “我……”靠。张佳乐本来想这么骂的,不过地图BOSS就在他愣神的这会儿放了个大招,他本来就是半血,没按出跳跃,直接就被秒了。而那个和孙哲平用着一样ID的角色相当完美地躲开了蜘蛛脚的挥砍。

    然后他就看到大蜘蛛又开始召唤小蜘蛛了。果不其然,再睡一夏,扑街。

 

    ……。

    张佳乐沉默了。他不是个话很多的人,但是搞直播这么久,话不多都多了。他瞟了一眼直播间,老粉已经在刷着孙哲平,不过还有大多数粉丝不明就里。

    “哈哈哈,”张佳乐尴尬地笑了两声,“事实证明就算两个人也不要调戏地图BOSS,好的我们选择复活营地啊。”

 

    旁边躺着的战士头顶就在这时候冒了个文字泡:“它的技能打断不了?”

    如果他不问,可能张佳乐就回营地了,但是,谁让自己是个事儿逼的人呢。

    “打断不了,只能组团强行压。”张佳乐打字回复,正准备选择复活,再睡一夏的组队邀请就在这个时候发过来,张佳乐一个回车就进了队。

    “诶我怎么进队了?”张佳乐一个愣神,就看见那个战士也复活回了营地站在自己旁边,世界频道里已经跳出了再睡一夏的喊话,“疏林草原地图BOSS来人进组。”

    “????”浅花迷人在队伍频道里刷了一片问号,团里已经唰唰唰地进了好几个人。

 

    “你干嘛?”张佳乐打开了游戏内近聊语音。

    “嗯?”再睡一夏回头看了一眼,“打BOSS啊。”

    “???”

    张佳乐顾忌着还在直播,怕粉丝又刷双花刷得没完没了,没直接问出来,干脆打了一行字,“我说的不是这个。”

    不过他忘记了直播间的粉丝们也仍旧可以看见他的画面,在“再睡一夏”的ID出现在他的画面里的时候直播间里就乱作一团了。

    而孙哲平挂在直播间里目睹了全程,他大概知道张佳乐在想什么,有些好笑,也打字回复:“你不是都同意我组队了?”

    那边张佳乐居然气笑了,闷闷的声音通过耳麦传过来,“妈的,你怎么还越来越不讲理了。”

 

    枯黄的草几乎没过角色的膝盖,羚羊在远处狂奔而过,一直在旁边叨逼叨的NPC头上带着莫名其妙的大方巾。等团组起来的过程中张佳乐就和孙哲平互相选中对方为目标干瞪眼,也不说话,他已经懒得管自己还开着直播了。

    用脚趾头想他都知道现在直播间里刷的都是什么。不过这次他还真想错了,直播间里现在刷的不是繁花血景也不是孙哲平,而是“乐乐看地图啊!”

    如果黄少天知道的话一定会嘲笑一番张佳乐,因为他还真没注意看地图。

 

    “诶,”反而是孙哲平先发现了不对劲,他语调有些认真地喊:“张佳乐,你是不是又惹什么麻烦了?”

    “啊?”张佳乐还没回过神来,不过飞速刷新着的游戏内聊天框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地图」浅花迷人坐标235,700附近!来人杀!”

 

    “呃……”张佳乐看着这寻仇一样的喊话,使劲回想了一会儿,“昨天好像是顺手杀了个什么公会的会长来着?”

    “叫什么?”孙哲平问。

    “啊?”张佳乐有点奇怪,孙哲平难道准备帮自己杀回去么,又不是刚玩游戏,而且还在直播呢,哪能这么无聊真杀回去啊!

    没想到孙哲平还确确实实就像他想的那样,甚至准备大干一场,“这边这个NPC能修装备,你看一眼你武器耐久什么的,”孙哲平操作着角色在那个大方巾旁边蹦了蹦,又转头问他:“你玩得怎么样啊?上手了没?”

    两个人都是随手换个游戏放松一下,等级都不算高,也因为这个,刚刚张佳乐把人杀了大约给对方造成了过于巨大的屈辱。

    毕竟也曾经是数一数二的职业选手,上手游戏这种事情真是太简单了,张佳乐根本没回答,直接用一个榴弹技能炸到了孙哲平的视角正中。

    这个游戏和荣耀的手感差距很大,荣耀里弹药能玩出张佳乐那种打法虽然更多是依靠是他自己磨练太久才沉淀下来的经验,不过达到想打哪打哪也只是需要技术而已。

    而这款游戏里张佳乐选择的这个类似弹药专家的职业,它本身的射击判定是射出后呈抛物线下落,达到技能的秒数后爆炸。若想让它精准地在某人视角前爆炸,需要相当精准的预判以及经验。这无疑是除了张佳乐以外没人能做到的。

 

    “不错。”孙哲平对张佳乐所用的职业也多少有点了解,尽管他们现在都已经退役,对于这些技能机制和判定的敏锐感知也已经成为了习惯。

    不过不管过了多久,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化的。

    再睡一夏拔出了身后背着的武器,指向已经开始有不少人出现的传送点方向,“那搞起来?”

    “你也太疯了吧?”张佳乐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勾起嘴角,操作着角色站到他的旁边,甚至好整以暇地观察起这些人的阵型来,“我看右边那个斜坡不错?”

    “好,就那边了!”

    孙哲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操作着角色一个突进向右侧斩去,张佳乐毫不犹豫地跟上,一瞬间血光和弹药炸成一片。

    地图背景的风声音效在耳机里愈发地狂响着,却被劈砍和爆炸的声音掩盖过去。血条缓慢地下降,张佳乐的技能衔接完完全全在他们之前打出一道光影爆裂出的屏障。而孙哲平的角色就顶在他这道屏障的边缘,哪怕换了游戏,不同的技能,不同的机制,不同的配合方式,他和张佳乐的默契仍旧从来没有变化,张佳乐甚至比他本人还清楚他的习惯节奏,在他行动之前弹药就会提前在那个地方炸裂开来,甚至像张佳乐在引导着他一样。

 

    敌人的数量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在被张佳乐一波炫技一样毫不收敛的打法炸得完全找不到北之后,大部分也都退却了。不过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地让人有些兴奋过度,让人不由自主地想继续劈斩下去,杀到最后的时候孙哲平甚至觉得手指有些麻了。

 

    这时候张佳乐的声音就在耳机里传来,“攒出大招了!”

 

    不需要过多交流,孙哲平心领神会地一个突进闯入敌阵,脱离张佳乐的掩护,对方的阵型几乎瞬间就被这突然的一下打乱,没有人去思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措,已经失去判断的玩家们迅速以战士为中心迎着再睡一夏的刀刃围聚上来。只是下一秒他们的画面里就炸裂出大朵的血花效果。

    一团的人几乎都在短短几秒内被张佳乐一个个爆头秒杀,巨大的血花犹如刚刚的爆炸光影一般炸了整个画面,不过完全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攻击并非是为了掩盖他们的视线,而是实打实地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一管管血槽接连着被瞬间清零。

    张佳乐使用的这个职业的设计者恐怕是张佳乐的粉,大招名字就叫做繁花。使用效果也相当地炫,配合张佳乐的操作,这个技能放出的时候是真正有几分血影中绽出繁花的感觉了。

    等全部的操作结束后张佳乐便放开了鼠标和键盘,活动着手指放松,刚刚他在释放技能的时候清楚地确认过剩余角色的血量和这一大招爆头可以造成的伤害,除了对方阵里一个法师以外全都可以一次解决掉。

    不过他相信这么一个法师不会让孙哲平觉得有多麻烦的,大概对方还会觉得打得不过瘾。

    果然,血花和光影渐渐消散以后,那个唯一的法师还在吟唱的传送技能就被再睡一夏以刀斩断,清空了他的最后一丝血条。

    现在站立着的角色只有张佳乐和孙哲平的了。

 

    张佳乐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直播的这回事,他在自己的游戏画面里看到了再睡一夏转身回来,那张初始的脸型上仿佛嘴角勾出一个笑意。他觉得自己就像可以透过这个角色看到孙哲平,看到他是如何放松着手指,如何靠在椅背上用鼠标转过视角来,如何像他想象的那样勾起嘴角笑。

    于是他也操作着自己的角色上前一步,“怎么样,上手得不错吧?”

    不管多少年,不管经历了什么,不管是否游戏,对接近孙哲平这种事情,他从来不会觉得陌生。

    甚至大概是他最擅长的事。

    他听到孙哲平的笑声从耳机里传来,“一直很不错。” 


评论
热度(10)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