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徐景熙中心向]启程

参本的文刚解禁,粮食向无CP,丢出来给lof除个草

*

夜已经很深了,案头的灯光还在亮着,而少年坐在灯下奋笔疾书。

近乎是胡写乱画地把最后一门作业给解决掉,徐景熙看了一眼时间,长舒出一口气来。现在刚刚晚上十点,老爸老妈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到家,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洗脸刷牙收拾书包,营造自己早早就睡了的假象。

在完成一切之后徐景熙还不忘小心翼翼地把下午出门时候拿的钥匙归回原位,时间把握得刚刚好,他刚刚躺到床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听到了门外熟悉的脚步声,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徐爸爸和徐妈妈还在聊着工作上的事情,看到儿子早早睡了也放低了说话的声音。徐妈妈轻手轻脚地进门来给徐景熙关掉床头灯,而徐爸爸在门外忽然想起了什么,探进一个头悄声询问道:“儿子是不是快考试了啊?”

徐景熙听到妈妈“嘘”了一声又赶着父亲到客厅去,这才睁开眼,悄悄听着他们的对话。

“是呀,你还答应了考完给他买那什么新的游戏机,你别又忘了啊。”徐妈妈回应道。

“什么新游戏机啊,这家伙我看再宠要宠坏了,家里不是有一个了吗?”

“是个专门玩什么游戏的好像,哎呀我不知道,”徐妈妈打开了电视机调小音量,“反正你答应儿子的你负责。”

如果徐景熙现在“醒着”,他一定要开口辩驳一下,他想要的那个不是游戏机,而是荣耀登录器。荣耀这款游戏是时下最热门的网络游戏,只是如果想要上游戏一定要用荣耀登录器刷卡登陆,这让家里只有电脑和游戏机的徐景熙犯了难,好说歹说才让父亲同意了自己考完试后买一个荣耀登录器回来,不是担心爸妈不让自己玩,而是每天放学跑去网吧玩荣耀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想到这个徐景熙不由得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枕头里。最近学习成绩上徐景熙还是勉勉强强保持着以往的水平,可如果要是让爸妈知道他偷偷跑去网吧玩游戏,恐怕非要把自己腿打断不可。玩游戏放松在徐景熙的父母这里是被允许的,但网吧在他的家庭生存守则里可是和酒吧以及大保健一样被列为禁地的地方。

就在今天下午,徐景熙还和往常一样在补习班下课以后悄悄溜到了附近的一家小网吧去。和熟识的老板打过招呼,轻车熟路地摸到了网吧二楼自己常坐的位置,刷卡登陆。

今天是周日,他的一个10人的副本次数还没有打,这个副本掉落的一个橙色治疗项链他已经连着三次没ROLL到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能来打游戏,怎么样也要把副本次数刷完试一试。

这是个新出的65级副本,虽然是10人本,但由于副本的掉落装备属性不好,难度又高,很少有人愿意打,可能一等要等上很久,或者是有很多需求重复的同职业。不过徐景熙的运气很好,刚刚到副本附近就看到了一个公会的固定副本团队在喊话,缺一个治疗。

徐景熙二话不说入队开打,一个副本打下来顺顺利利,虽然没有出那个项链,可这么顺畅的副本徐景熙很久都没打过了。刚刚传送出副本门口,徐景熙正在聊天栏给团长输入着感谢的信息呢,就发现面前的情况有些不对。

一个也同样也是十几人上下的团队就站在他们的面前,头顶着齐刷刷的公会名字,围过来的阵势一点也不像要进本的架势,而对方一个疑似领头的人物则是和这边的团长站了个面对面,大有一种帮派火并的效果。我去,这不会是有什么纠葛吧,会不会误伤到自己啊?徐景熙正担心着,果然就听到了对面的人群里忽然喊出了一声:“先打那个治疗!”

“我靠!”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十多个人就一起朝着他冲了上来,徐景熙赶紧手忙脚乱地走位避开,“我不是这个公会的啊?!”

不过他的辩白却淹没在了乱七八糟的技能音效里,好在团队的人也很快涌了上来和对面打作一团。徐景熙一边给自己套了个圣盾术一边看了一眼这些人的名字,发现确实是根本都不认识,团长的消息就在这个时候发了过来,“不好意思啊大兄弟,之前我们团里的治疗和他们有点仇来着。”

徐景熙哭笑不得,难道这些家伙都不看一眼自己的名字和公会的吗?这简直是躺着都能中枪啊!

在搞清情况以后徐景熙还是游刃有余地应对了起来,尽管惹上一拨莫名其妙的人是他万万都不想的,可是对方已经把他当成是之前的那个治疗了,他再怎么辩解都不会有用的吧?和这个团长打好了关系以后说不准还能蹭蹭这个公会的副本进度。

毕竟一个高水平治疗,全都是被打出来的。只是时间稍长徐景熙也开始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对面人太多了,自己刚刚闪开一个剑客的拔刀斩,一个爆缩式手雷就迎面扑来,徐景熙只好取消了自己恢复术的释放转而打出一记圣光打,好容易堪堪避过几个大招,队伍里有人的血线就又有些撑不住了。

徐景熙在治疗之余观察了一下对方的角色,他们不单单在人数上占优,进攻也尤其凶猛,而自己这边却应对得非常吃力。

自己团里的人可能装备和水平上就无法和对方较量,徐景熙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特别是这个副本的入口其实非常狭窄,就在一片山崖的顶端,如果从这片平台上掉下去的话就是万丈深渊,结果大概只有摔死。对面看起来是铁了心要来堵人的,也压根不在乎会不会掉下去,反而是友方的朋友们打得畏手畏脚。

徐景熙心里忽然就有了个更完美的应对方案。既然对方的主要目标是自己,那就利用地形张机设阱,来个诱敌深入好了嘛。徐景熙想了想,在输入栏里敲下一句话:“不是说要先打我?你们这么多人还让我一个治疗活到现在了?”

徐景熙第一次意识到有时候语言的力量可能真的是无可估量的,就在他这句话从频道里发出去以后对方的阵型整个就是一变,或者说从压根没阵型迅速地聚集了起来,目标尤为一致——就是他的守护使者。

“我去,反应很快嘛。”徐景熙先是被这效果给吓了一跳,赶紧就操作着自己的角色往一个角落跑过去,身后乌泱泱地跟着十来个人撵着他跑,这场面简直叫人啼笑皆非。自己这是作的什么孽啊,徐景熙在心里暗道。

灵魂语者跑向的角落并非是一味地胡走乱跑过去的,而是他刚刚就看好的一个位置,那是这个平台和另一座山崖相连的一座有些倾斜角度的石桥。如果在那个地方释放出一个技能的话……

“等等!别追着他跑!”对方似乎有人已经察觉到徐景熙的意图了,不过在这个人喊出的时候一个巨大无比的白色光环就已经从守护使者的身边发散开来,徐景熙打出了这一个技能!

天使威光!所经过的所有角色都会被强制击退,甚至无视霸体效果!

在这样狭窄的石桥上被强制击退的话……结果只有一个,摔死。

那些还在平台上没有追上来的家伙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队友一个个被强制地从石桥上推下去。刚刚还有些一边倒的局面现在马上倒了回去,而且是非常迅猛地就强压了回去,对方剩余的几个人完全无法抵抗,为了保全经验而赶紧扭头逃走。

徐景熙才松了口气,就看到团长的密聊发了过来:“操作不错啊。”

正好可以问问下次的副本团能不能带上自己,徐景熙正打着字,却没想到对方接下来的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你有没有兴趣去当职业选手?”

职业选手,徐景熙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他的操作在整个神之领域来看也都一直不算差,虽然是治疗角色不会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名声,但他也有那么一点点想试一试。

——蓝雨青训营的宣传单和报名表现在还压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呢。

门外的爸妈刻意压低着声音聊天,内容自然全都是有关他的,比如担心最近他有没有好好学习,或者他们不常回家会不会给儿子带来心理阴影。叫徐景熙听得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却满是暖意。

他忽然翻了个身,从枕头套里摸出了一张银白色的硬卡。在从窗口打下来的微弱的月光里,徐景熙看到卡片上面的LOGO反射着亮银色的光。

荣耀。

徐景熙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巨大的分岔路口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而在这个夜里,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

徐景熙自己也没想到,他不但在这条路上走了下来,而且还就这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真的加入了蓝雨战队,出道直接担负起治疗的重任来。而他在职业联赛里的第一场比赛,也实在打得有些惊心动魄。

他出道的时候正是第七赛季,蓝雨刚刚拿回了一座冠军奖杯。也许是联盟刻意安排,第七赛季的首轮比赛里就有一记足够吸引人眼球的重磅炸弹:蓝雨主场对阵微草。

两队分别是上赛季的冠军与亚军获得者,早在新赛季还未开始前,不少电竞杂志媒体已经把这一首战给炒得沸沸扬扬。上赛季微草本有希望冲击两连冠,却被蓝雨给中途截下,这一截也似乎是同样给两家战队结下了梁子,眼下新赛季首轮就让两队遇上,大有一种“微草复仇之战”的意味在里边,不少微草的粉丝更是不远万里赶来G市现场为自己的战队支持。明明只是个首轮比赛而已,现场观众差点就要搞出总决赛的气势来了。

蓝雨在个人赛事方面的短板一直比较明显,从个人战开始一直到擂台战,一直都是微草的粉丝在摇旗呐喊。最后蓝雨1:4落后于微草,团队赛的准备开始时微草的粉丝也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等到场地中心的电子屏幕上打出两队的出场阵容,本来还嘈杂的现场大概安静了有三秒钟,继而是蓝雨的粉丝夺回了主动权,忽然集体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嘘声。两位解说都被这反应给吓了一跳,导播这才赶紧切过去看出场阵容到底有什么爆点。

蓝雨首发黄少天,喻文州,郑轩,于锋,徐景熙,第六人宋晓。

微草这边则是王杰希的王不留行,方士谦的冬虫夏草,新人刘小别的剑客角色飞刀剑,李亦辉的沾衣乱飞,以及柳非操作的神枪手叶下红,除了邓复升的独活没有出现在首发阵容有些意外,并没有什么太让人惊讶的排布。

“这是以往微草很常用的阵容,也有两位新的选手的加入,他们会给微草带来什么样的……咦?”解说员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微草的第六人的名字下使用帐号卡的位置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防风”。

——“微草竟然派出了两个治疗?!”

现场观众的惊讶和嘘声都源于此。微草的第六人袁柏清,这赛季刚刚加入微草的新人,此前有人分析这是战队在为方士谦培养接班人,大多都估计袁柏清在这个赛季里会做一个轮换型选手偶尔上阵,直至方士谦退役才会成为固定的治疗选手。没想到微草竟然把他们双治疗的特色发挥到最高处,干脆来了个货真价实的“双治疗”阵容。

“这……好像放眼职业联赛这么多年也没有哪个队伍采用过双治疗阵容啊……”

现在以治疗闻名的微草战队忽然使用这样的阵容,不论是场上的解说还是观众都还是很摸不着头脑。

李艺博面对这一特别之处反倒是显得很镇静,“呵呵,微草放弃了邓复升的骑士角色,可是新加入的剑客角色却足以弥补攻击上的不足。加上方士谦特别的治疗风格,或许我们还真的有可能看到双治疗在联赛队伍的固定阵容里出现呢。”

其实联赛最初没有成形的时候出现过一两支使用双治疗打法的战队,可惜都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打下去,现在微草战队既然这样特地安排,应该别有一番用意。经过李艺博这么一提,潘林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惊讶是有点过头了,这可是微草啊,以方士谦的个人特色来看,他的治疗可真的要比其他职业还要烦人得多……

双方战队很快进入了比赛席,刷卡登录,解说和观众的目光也重新转了回来,比赛正式开始。

“啊,作为主场的蓝雨选择了寒冰雪域这张图,看来是要准备发挥自己的特长打迂回防守了吧?李指导?”

“没错,”听到潘林抛给自己一个问题,李艺博赶忙应下来,想想还是决定不把话说得那么满为好,“不过这张选图也非常具有特殊性,具体还是要看蓝雨战队准备如何运用。”

寒冰雪域这一张地图是联盟刚刚更新不久的团赛地图,场景元素非常多样化。虽然是处于冰原,但是地图整体是一个两侧高耸,中部下陷的丘谷,双方的刷新点在山丘的顶端。一条河流从地图对角穿过,在地图的正中汇聚出一个湖泊,一般来说这片湖泊中心的圆形浮冰和在湖泊上游和下游的两座大桥会成为主要的战场,桥梁和湖泊的距离正好适合远程发动攻击,是快攻的好选择。

除去这些之外从刷新点到湖泊之间的山丘也有大片的松柏森林和许多巨大的远古遗迹,隐蔽性非常强,同样是一张十分适合战术走位的地图。

地图载入完毕,角色各自刷新在了地图两端的刷新点。喻文州少见地上来就在频道向对手打了个招呼:“我以为王队不喜欢在团队赛搞出奇制胜呢。”

“不也算是稳中求胜吗?”王杰希的回复似乎是意指双治疗这样的配置。

喻文州发了个苦笑的表情,也回复道:“确实很稳。”

“稳什么稳!我看你们就是邓复升临时没法上场换的阵容吧!两个治疗欺负我们新选手啊,可耻不可耻!”黄少天那边就不比喻文州这么客气,立马就开始说微草的战术布置是“可耻”了。场上的微草对他的言论正想报以嘘声,就看到冬虫夏草不紧不慢地回复道:“居然被你猜到了。”

紧接着又是一句:“没错,就是换我来虐你们的新同志了,怕不怕啊。”

徐景熙一边操作着角色移动,一边无奈地转了个视角看向自己身旁的队友,枪淋弹雨这时候也回过头来,尽管游戏里的角色是不会有什么眼神传情的意味,徐景熙也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郑轩和自己同样无奈的心情。他们是对方士谦的话没什么看法,但这句话对于现在走在身边的一位剑客选手的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虽然才刚刚进入蓝雨不久,可徐景熙已经对黄少天这鲜明的性格感受颇深。

果不其然,黄少天对于方士谦的挑衅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回击!好在导播在黄少天语言上的反击到来之前就迅速把画面从聊天栏给切开了,观众们对于可以免遭垃圾话荼毒非常庆幸。只有李艺博觉得有点郁闷起来,自己几分钟前刚刚才说完微草的双治疗是有意为之的战术,这打脸打得也太快了吧?!

解说笑哈哈地赶忙引开了话题:“看来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也对微草的双治疗阵容感到比较惊讶啊,让我们来看看蓝雨对此会有什么应对……诶?”说着场面上就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微草这边冬虫夏草脱队了。”

蓝雨确实一上场就采取了战术走位,从地图边缘迂回,五人统一朝下游的桥进发。微草则是直切中路,整个队伍在向正中的湖泊前进着,不过方士谦的冬虫夏草却在刚刚言语上挑衅了黄少天以后就脱离了队伍,从森林里转向下路了。

方士谦真要一个人来虐蓝雨了吗,就算你是治疗之神,这也太张狂了吧!

而蓝雨战队也在这时候一直向靠近下游的地方前进,行进的路线越来越偏离地图中心。观众又被搞蒙了,这是什么古怪的走位,难道是要从地图边缘行动来绕过微草吗?可现在看起来蓝雨的队伍简直就像是被方士谦的冬虫夏草的行动给吓得挤到地图一侧似的,一点势头都没有嘛。

不过很快观众也就明白过来,蓝雨其实根本不会察觉到方士谦的动向,他们向地图边缘前进的目标其实是这一岸的一个祭奠台——这张地图的第六人替换区域!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面对微草这样的阵容,蓝雨替换下的竟然是徐景熙的灵魂语者!

这又是在搞什么名堂?难道就不怕微草替换另一个治疗入场吗?

像是为了印证观众的猜想一般,方士谦在靠近下游桥梁的地方向上折返,同样靠近了对岸的一个第六人替换区域。观众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方士谦确实不是来单挑蓝雨全团的,可为什么微草是由治疗替换治疗啊?!

这个开局完全把观众给看糊涂了,两队都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两个队伍竟然都开场替换了第六人,而且替换下的角色赫然是两个治疗角色!”解说惊讶地喊道,“看来这场比赛会很有意思啊!”

“微草新人袁柏清的守护使者入替,微草或许是有意改打防守路线。”两队目前还没相遇,场上的气氛还比较轻松,李艺博赶忙分析了一下局势,“而蓝雨这边主动放弃了治疗,转由关键的第六人宋晓上场,大胆地采用了一个无治疗的阵容,看来他们是准备要不惜一切强杀治疗了。”

场上袁柏清操作的防风入替后立马靠近了微草的大团,蓝雨则是迅速整合了队伍站位,以锋芒慧剑和夜雨声烦顶在最前,枪淋弹雨稍后几个身位,索克萨尔和刚刚入替的涛落沙明站在最后,以一个X字阵型向下游的冰桥进发。

放弃治疗以及队伍整体的行动为他们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蓝雨战队渡过冰桥的时候微草的队伍才刚刚与治疗会合,整齐有序地从森林的中心杀出,两队在岸边相遇。

角色行走踩在雪地上的嚓嚓声略一停顿,紧接着是枪声先响!郑轩的弹药专家和柳非的叶下红同时发动了远程攻击,而夜雨声烦三段斩拉近距离,紧接着一记大招剑刃风暴,直接杀入微草阵中,剑光卷起片片飞雪,毫不掩饰地就向位于对方阵中的治疗角色发起了攻击。

微草冲在最前的沾衣乱飞见状也迅速回护,柔道一记头上拂的起势已经赫然摆出,突然就有一阵剑风自侧边猛地斩来,——锋芒慧剑的血影狂刀,不退开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剑势的判定把角色吹飞,沾衣乱飞不得不强制取消了这个操作一个后跳避开。可他的位置这么一让,来自蓝雨后方的一记切割术和气波弹就直接打在了处于他身后的防风身上。

一向长于后发制人的蓝雨竟然率先展开了攻势,而且尤其有目的性,显然是要来个硬碰硬,不顾一切强杀微草的治疗防风。

让人非常意外的是,这场面竟然与最开始观众看到阵容时所想象出的攻防趋势完全不同。最早微草的首发阵容里分明是方士谦所操作的牧师角色,其他职业也显然是一个侧重于进攻的排布。然而在两队开局就双双替换第六人后,其实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完成了一次微妙的攻防转换。

而对于蓝雨这忽然掀起的猛烈攻势,不仅观众有些吃惊,微草也应对得有些局促,不过王杰希也迅速地在频道里发出了指示:“集火索克萨尔。”

一记酸雨烧瓶远远地砸过来,王不留行的技能率先杀至!喻文州只得打断了自己的吟唱向一旁避让。同样赶过来的还有微草的新人剑客飞刀剑,在刚刚的擂台赛里虽然他是以血量上的优势战胜了已经残血的剑圣夜雨声烦,可他相当出色的手速也在刚刚展现了出来。高速的操作,这对喻文州来说无异于最棘手的麻烦。

沾衣乱飞也放弃了对治疗的援护,转向这一边。目前完全无人压制的叶下红的神枪手更是直接开启了速射技能,连发的子弹穿过混乱的战场直接打向了索克萨尔。

几个角色迅速缠斗在一起,宋晓自然不会眼看着自家队长被这么狠打,涛落沙明闭目聚气,一个念气罩笼罩在自己身边,直接就让自己的气功师作为肉盾护在了索克萨尔身前。

随着目标的确定,场面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微草的应对方案显然是要和蓝雨打一个交换!

场上的另一边,操作着防风的袁柏清虽然是新人,但是能进入微草战队这样的豪门,操作和意识上必然也不俗。这又是他的第一次上场,蓝雨对他的操作风格还不熟知,尽管他面对着于锋和黄少天这样两位全明星级别的选手,也不见得会处于太大的劣势。而喻文州的短板相比起来却尤为明显了。

这样看起来用袁柏清的防风来交换喻文州的索克萨尔,确实一点也不亏,何况他们的第六人还有一个方士谦的治疗呢。现在就看哪边能打出更高的攻击了。

从场面上的情况来看,这样的交换蓝雨是处于弱势的。术士作为一个布甲远程职业,自身的防御本就不高,而微草再怎么样毕竟还有一个治疗可以入替,攻势一旦展开便丝毫不带犹豫。袁柏清那边也防守得非常大胆,虽然使用的是治疗角色,可这时候也没有要留技能CD的样子,圣盾术、生命激活接连往自己身上套。

双方的血量在不断地下降着,观众可以很分明地就判断出来,索克萨尔的血量下降得更快,甚至会是防风血量下降速度的两三倍。尽管负责牵制着对方的宋晓的气功师会时不时地扰乱一下微草的攻击节奏,索克萨尔也无法在这样的攻势下撑到防风倒下。

“这场交换打得差距非常大啊,如果蓝雨不采取措施改变一下局势的话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必定会率先出局了!”解说不禁替蓝雨着急起来。

主场的观众也完全代入了场上那紧张的气氛里,不少观众更是愤恨地叹了一口气,蓝雨战队这位号称四大战术师之一的队长怎么会布置出这样的局面来?索克萨尔目前近乎是被对方的四人完全围攻,涛落沙明的牵制没有对索克萨尔起到多大的掩护作用。

锋芒慧剑和夜雨声烦在这样的情况下同样毫无要回防的意思,甚至像于锋的狂剑士这样的卖血职业,现在竟然还是满血在和治疗缠斗着?!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索克萨尔的血量已经迅速下降到最后的10%,而防风的血量目前还有34%,甚至还在生命激活的技能效果下不断地高速回复着,这场交换显然是蓝雨失败了。

众人都在叹息的时候反而是导播发现了什么,把画面切向了聊天栏,蓝雨战队的团队频道里赫然闪出一条信息:“坚持一下,马上到位。”

而这条消息的发出者竟然是灵魂语者!!蓝雨的治疗角色灵魂语者!

主场观众惊讶得近乎喊出声来!

原来在刚刚迅猛的攻防交换之中,大家都忽视了蓝雨阵中的一个角色,郑轩操作的枪淋弹雨!导播迅速地寻找画面回放,原来在整个交换的攻势展开以后他就悄悄地从场上退下,前往了第六人替换区域。索克萨尔的血量目前还在持续下降着,可主场的观众已经开始欢呼,因为徐景熙的灵魂语者已经靠近战场,索克萨尔完全进入了他的治疗范围之内,一阵白光笼罩在索克萨尔的身上!

在丢了一个瞬发的大治愈术后,灵魂语者也毫不犹豫地开始了下一个法术的吟唱。微草并非没有发觉异样,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治疗的援护也不会对索克萨尔的血线有更多的提升,以他们现在的攻势也完全可以顶着治疗的压力强杀索克萨尔。王杰希也在团队频道里继续发出了指令,“保持现状。”

刚刚的治疗并没有给索克萨尔回复太多的气血,目前剩余血量13%,就在微草发出指令决定继续攻势的时刻,忽然有一圈白光以灵魂语者为中心向四周打开!

天使威光。

徐景熙在这个时候吟唱使出的技能竟然是一记天使威光!随着耀眼的白光在雪地上一圈推开来,微草的几人就被直接强制地击退开。

涛落沙明也在灵魂语者到来的时候就开启了气转流云,一记地雷震紧接着天使威光的击退效果打出,翻腾的念气的效果显得好像地上的积雪也都全被卷起来似的。刚刚才被击退后的微草众人还在做着受身操作调整角色姿势,忽然席卷而至的强大的念气气劲就把他们又一次掀翻在地。

刘小别率先操作着角色一个受身接突刺向前,好容易从受制的情况中摆脱出来,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再动了。一股黑暗气息从他的视角边缘悄无声息地探出,他的角色被强制地拖上了空中,而身旁的几个队友也没能避开这一记术士的大招——死亡之门。

刚刚的天使威光和地雷震两个技能接连造成的强制的控制效果抢出了一段相当宝贵的空当,原来并非只是治疗给索克萨尔刷血的时间,而是一段足够喻文州完成死亡之门吟唱的时间!

现场顿时掌声雷动。

战局在徐景熙的灵魂语者加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宋晓转向对袁柏清的集火,而一直是卖血职业的狂剑士,也在这个时候转而回援了索克萨尔,开启了嗜血奋战直接以一式怒血狂涛斩入微草阵中!锋芒慧剑与灵魂语者,一前一后挡在了索克萨尔的身前!

治疗的到来让蓝雨的防守重新圆满起来,再难打开突破口。现在两队的站位只有王不留行和叶下红两个远程角色能勉强攻击到索克萨尔,前面还挡着个锋芒慧剑呢!不过面对着狂剑凶猛的剑招,飞刀剑也毫不退缩地以自己手中的光剑迎上!索克萨尔的血量不多,一旦给能够破开于锋的攻击的话,完全可以将他击杀。

而另一边防风的技能生命激活却是已经到了时间,气功师攻击上的牵制相比狂剑反而更加麻烦。在涛落沙明的念龙波对队友的攻击力增益效果下,夜雨声烦这个非攻坚手的角色也打出了一波非常漂亮的伤害。最终袁柏清也没能再撑到索克萨尔倒下的时刻,方士谦的冬虫夏草,自动入替。

第六人替换的特殊作用在这场特别的团队赛里几乎是在一个特殊的方面发挥到了极致,那就是队伍整体攻与防的转换。这其中尤为巧妙的是蓝雨本来舍弃治疗,起手非常粗暴地撕开攻势,似乎是要打一波强势的攻击,可却在和微草的交换中陷入了非常被动的防守阵势里。而微草原本换下牧师冬虫夏草,以守护使者作为治疗,俨然一副要打防守的套路,可却一遭遇就完全抛弃了守护使者,直接以四人的攻势强压索克萨尔,不论是强压索克萨尔的攻势也好,还是守护使者的自救也好,全都打得大开大合,丝毫不是打防守的样子。

现在场上五对四,微草众人的血线几乎都还在80%以上,而蓝雨除去夜雨声烦和灵魂语者是接近满血的以外,索克萨尔几乎就是个血皮,靠着灵魂语者的恢复术勉勉强强地和王不留行僵持着,涛落沙明也在刚刚对索克萨尔的掩护中被打掉了接近40%的血量,于锋的锋芒慧剑则是自己卖血开打,虽然攻势尤为凶猛,可现在也落回了40%以下。这样整体来看的话两队相差仍旧不大。

冬虫夏草在飞快地向战场奔来,而微草这个时候不可能放过对索克萨尔的压制。虽然有了蓝雨其他队员的援护,但是在微草两个远程职业的干扰下,灵魂语者也无法把索克萨尔的血线再抬高。

冬虫夏草赶到的时候索克萨尔的血量仍旧在缓慢而持续地下降着,可喻文州还并没有放弃,不断地在被打断后重新吟唱起技能。方士谦没有选择给正被开启着狂暴状态的狂剑痛揍着的沾衣乱飞进行治疗,而是毫不犹豫地朝向阵中吟唱起一个法术。

一团银白色的火焰,慢慢凝聚在了牧师的指尖,在这张充满了冰和雪的地图里,治疗角色的这些白花花的技能效果确实很难被人发现。

“小心!”宋晓喊出提醒的时候还是慢了半拍,这一记神圣之火已经向着索克萨尔飞来,可就在它命中索克萨尔之前,徐景熙的灵魂语者不偏不倚地迎了上来。

神圣之火的三秒技能封印效果对于治疗来说是完全致命的,可徐景熙却相信喻文州要抢出的这一技能绝对比他能提供的治疗还要更加重要。在没有治疗掩护的情况下索克萨尔的血量更加迅速地下滑,5%,3%,1%,0.74%,索克萨尔,倒下。

不论是观众还是场上的队员都不禁叹了口气,还是晚了一步啊。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冬虫夏草所站的位置旁边,六道金色的光柱自白皑皑的雪地里缓缓抽起,他的技能操作已经完成了!!!喻文州在最后关头抢出的俨然是术士的招牌技能,也同样是荣耀最强的禁足技能——六星光牢!

“漂亮!”解说大声地喝彩道,“六星光牢!喻文州在出局前完成了一个六星光牢的操作!在郑轩的枪淋弹雨到来之前,蓝雨要对冬虫夏草进行强杀吗!”

面对这样的场面,主场的粉丝们更是早就激动得热血沸腾了。没错,就是要这个势头!管他的双治疗还是治疗之神呢!一波爆发强杀了他们!

不过场上的选手显得却要镇定得多,索克萨尔的倒下和冬虫夏草的到来使得局面又成为了一个四对五的阵势,这次却是蓝雨四人,微草五人。在队长喻文州出局之后他们并没有就此失去方向,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紧接着就在团队频道里发出了明确的指示:“架空治疗,转火王不留行!”

场下的观众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样完美的机会难道不应该集火治疗吗?可蓝雨的其他队员却对此毫不怀疑,还在和叶下红纠缠着的涛落沙明首先一个轰天炮就朝着王不留行的位置打了过去。而王不留行不慌不忙地骑着扫把在空中一个变向避开,夜雨声烦就以一个三段斩忽然杀至!

蓝雨的攻势再一次展开!

不论微草的治疗有多么强悍,微草战队的核心角色是王不留行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六星光牢的锁足效果成功地切断了冬虫夏草能够提供给王不留行的治疗。而从六星光牢中脱出后冬虫夏草又被刚刚赶到战场的枪淋弹雨给缠上,微草的几个角色回救王不留行也没能再力挽狂澜。

最终王不留行还是在蓝雨摧枯拉朽的攻势下倒下了,方士谦的冬虫夏草彻底被架空,纵使还在场上也无法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这一场围绕着治疗和双方队长的交换与攻防节奏转换的比赛里,显然是蓝雨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坐在主场观众席上的一位粉丝不住地呐喊着以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激动,其他人的心情也被他的高呼给带动了起来,掌声一阵高过一阵。可谁能想得到,他所欢呼的不仅仅是为了蓝雨的胜利,而是两年多前在网游里遇到的那个叫做灵魂语者的守护使者,因为他的一句询问,现在站在了职业联赛的舞台上,同样是以一记天使威光,扭转了整个局面。

蓝雨和微草在荣耀职业联赛第七赛季的第一场比赛就这样以6:4的比分结束了。

两队这一场团队赛虽然是因为微草邓复升的临时缺席而搞出这么一个意料之外的安排,可也是实打实地叫人眼前一亮。尽管两队派出的新选手的表现还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但一时间也是引发了许多人的关注。

喻文州在赛后发布会上更是把徐景熙在场上做出的两次援护给大夸特夸了一番。

原本在这场比赛之前蓝雨的粉丝们还在担心徐景熙作为一个新人直接进团队作为固定阵容的治疗角色确定下来会不会有些经验不足的弊端。可这次徐景熙确实递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不仅仅是给蓝雨的支持者们,也是为了他自己和自己身边交与他信任的队友们。

宋晓在他刚刚赶到战局时就为那一发紧接天使威光的地雷震做好了准备。喻文州在那发神圣之火打来时也没有停下自己的操作。这可不是什么不得已而为之的应对,而是因为他们同样也相信徐景熙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对于他们来说最有力的支持。

“怎么样啊老方,我们队的小同志还可以的吧?”黄少天在赛后仍旧对方士谦最开始的挑衅耿耿于怀,握手的时候还不忘挖苦这位治疗之神一番,“被我们虐得爽不爽啊?”

“呵呵,也不知道是谁在擂台赛被我们的新选手给一波带走了啊,”方士谦也是个活泛的性子,立马就回应道:“下回主场教你们做人。”

这时候倒是喻文州站过来一脸谦逊地回复:“嗯,虚心求教。”

蓝雨众人汗颜,虽然知道队长你一定是真心求教,可这怎么听都像嘲讽啊,才赢了比赛就这样不大好吧。

没想到徐景熙也紧接着就认认真真地朝方士谦握手鞠躬,“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好嘛,这还真有个要指教的。

方士谦刚刚才在场上被蓝雨给架空了,现在心里可以说得上是格外郁闷,叫他和黄少天再多扯皮上两句他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的,但是面对这个同是治疗的后辈还就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也只好强颜欢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咬牙切齿地回道:“好,很好,还真是你们蓝雨的治疗啊。”

“诶没错,这就是我们的治疗啊,怕不怕怕不怕?以后还要把你治疗之神的帽子也掀了,看你能猖狂多久啊……”

黄少天剩下的话都被喻文州给拦了下来,看着微草众人想笑不敢笑的样子,徐景熙不由得偷偷笑出声来。

直到发布会结束走在选手通道里的时候徐景熙仍旧有些恍惚,黄少天搂着他和郑轩提议一会儿大家去哪家茶楼吃个晚茶,宋晓和于锋则是在探讨着刚刚场面上的一个缺口,喻文州也偶尔加入讨论提一两句看法,原本安静的通道变得热闹又温暖。

这就是他刚刚登记加入的战队。从青训营到出道,他和队友之间磨合得并不算特别久,彼此之间也没有非常熟识,而队友之间应有的默契却已经在场上得以证明。

“感觉怎么样?”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心情,喻文州关切地问道。

“还不赖。”徐景熙回复得不假思索。

没错,这就是他对自己第一场职业比赛的评价了。说感觉太好了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就还不赖吧,毕竟前面的道路还很漫长呢。看着身边勾肩搭背聊着一会儿到底吃什么的队友们,徐景熙又不禁笑起来。就在不久前他还在担心他无法融入这个团队,而现在他已经得到答案了。他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些一个治疗应尽的责任,不仅仅只是职责而已,也是想与这些人共同比肩的想法啊!

一路上游戏里认识的好友纷纷在QQ里发来鼓励的消息,徐景熙也一直不厌其烦地回复着感谢的话。直到坐下点餐时徐景熙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嗡嗡地响了起来,他一边回应着队友的打趣一边探头看了一眼,是一条格外简洁的短信,“真棒!”

而发信人的名字赫然是“老妈”。

包间里嬉笑的声音忽然间像是被他在脑海里按下了静音,眼前所浮现出的竟是两年前的那个夜晚,爸妈在门外低声谈着话,灯光被房门阻隔在另一边,而他趴在床上,借着窗口的月光悄悄填写了蓝雨青训营的报名表。

——原来道路从未有过分岔。

那么,就携带着梦想与期待启程吧!



评论(4)
热度(54)
  1. yura-lcdn不胜簪 转载了此文字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