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韩张】夜凉如水,珍重加衣

ooc!ooc!ooc!(已经掏出钱包在韩队面前跪好_(:з」∠)_

莫名其妙脑补了一下表面上看起来严肃认真的韩队和严谨规矩的新杰的另一面,会烦躁焦虑一些小事,压力太大难以调解,也会温柔细致地安慰一下喜欢的人说白了就是ooc

不过感觉这样才更加有活着的气息嘛!其实就是心塞的新杰意外遭遇上天台的韩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九点多的Q市从楼顶这么远远看着还很热闹,华灯初上,车水马龙。

 

张新杰摘了眼镜,看着夜色里一片朦朦胧胧的橙黄灯火,温温暖暖地像洒漏了的星光。有点凉凉的晚风吹过来,夏天的晚上,还不是很冷。闭上眼睛,风就在他耳边穿过,像是一只大手在他发间温温柔柔地帮他抖了抖头发。

 

半倚着楼顶这老旧的栏杆站了好半天。张新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手看了看表,这个动作在别人眼里总是让他们过分地感受到张新杰的严谨和自律,有时候甚至被他们想得有点太夸张。

其实总是会有例外,比如说现在。已经快十点钟了,平常这时候他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一天训练的成绩,一一记录下来归档然后准备去洗漱睡觉。不过他现在显然不想这么做,看过了手表以后还是倚回了栏杆上,视线停留在了遥远的几星灯光里。远得看不清是灯还是星星。只是约莫看得出那么闪烁的一点光。

 

眼镜被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

 

或许是站久了有点累,张新杰看了看布满灰尘的角落,干脆拉住栏杆借力一个翻身爬了上去。坐在栏杆上感觉风要大些,而抬眼就可以看见一钩弦月,淡淡地好像没有光。最近几天总是有点睡不好,连张新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没来由地觉得有点累。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这两天愈发强烈。晚上也睡得不安稳,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堵得他喘不过气来。 

 

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感觉好点。风很凉,吹得他思路也清晰了不少。

张新杰很少遇到这种状况,他有点茫然。他的生活一向井井有条,而一切的意外状况都能简简单单迎刃而解。虽然游戏里是什么所谓的战术大师,其实生活上他只是个很简单直接的人。因为天生身体不好体质较差所以保持着良好的生物钟和运动习惯。因为不想忘记东西惹出麻烦所以什么都一五一十记录下来也方便查阅,因为不想出现纰漏制造更大的麻烦所以习惯性地把所有可能性全部列出来一一考虑。

但是现在该怎么办?调节心态?这种词一听就虚无缥缈得不知道怎么下手。一般人说放松一下想点开心的事就好了,张新杰也试了。他这一周在晚饭后抽出时间四处走走散散心,看点有意思的节目和平常喜欢的文章。但心里就是没法静下来,这么试了几天过去反而越来越糟糕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在场上没有出纰漏,这几天所有的精力大概都被拿来应付比赛了。不过下一次会不会出状况他就没法保证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状态有多糟糕。

已经很多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扭头看看,上弦月弯弯,而地上却是星星盏盏的灯光绵延。

 

“真好。”张新杰没来由地感叹了一句,静谧又凉爽的夏夜,城市的热闹与夜色的沉寂都被混在一起,此刻安安静静地站在楼顶看着,确实很好。

张新杰就这么坐在老旧掉漆的栏杆上,脚放在外面搭建的一个阳台屋顶,肘撑着膝盖,两手交叉托着头想了好半天。

细细想了想这几天自己干了什么,再之前几天干了什么。前前后后一个月都被捋了一遍,他总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很正常而单调地就是过去几年里一直发生的事。早起,晨跑,训练,吃饭,散步,复盘,写笔记,接受采访,参加比赛,睡觉。
每天都不过是这些,除了今天以外每一天都规律得不行。

只是觉得有点累啊。想完这些张新杰自嘲地笑笑,那为什么呢?就是觉得累呗。

他终于又找到一件找不出原因的事了。 

 

没有了眼镜遮挡,清雅俊秀的脸庞上也隐约浮现出倦色。那双古井不波的眼睛就这么淡然平静地把整个Q市夜景纳入眼底,揉碎成一片片朦胧的暖光。

张新杰是个一丝不苟的人,他的严谨和规律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很多人觉得他就像一个机器。不过他自己却清楚得很。喜怒哀乐,人生起落,不是规律的生活可以化解的。就好像他现在没来由地觉得累一样,他也经历了很多事情,人生的抉择或者生活的不易,只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他更加谨慎和从容地去面对处理一些事情。但是情绪总是有的,而且很浓烈。平日里表现不出来也从来不觉得,这种突然放松了时候却一股脑地往外冒,想着想着又笑了起来。自己今天怎么和个小姑娘似的。

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二点了。除非有特殊安排,否则他现在应该已经睡下多时。不过这样大概也不算坏,至少能静下来捋一捋自己到底在烦躁些什么。一直吹着的风慢慢缓和下来,耳边的声音只有汽车的鸣笛和不知道哪家空调的嗡嗡声。平日里那些记者的话就冷不丁地冒出来回响在脑海,“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场比赛的?”,“今天您对自己的发挥满意吗?”还有各种赛场上赛场下吵吵闹闹的声音让张新杰有点意外,难道自己在纠结这个?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皱了皱眉,正要起身回房,一转身却看见个人站在背后不远的地方,着实吓了一跳。不过仔细看看,这不是韩文清么。

来人也不说话,就盯着他看,张新杰也随他去,撑住栏杆准备翻下来。
见人利落地从栏杆上翻回来,韩文清终于开口,“我以为你要跳楼。”

听见这话张新杰有点好笑,不过却是皱了皱眉,“我看起来像是来寻死的?”

“不,你最近精神不大好。”
张新杰点点头没说什么,又扭头去看着远处。

韩文清走近了两步,也倚着栏杆,低头再看张新杰时才发现他没戴眼镜,那双浓墨似的眼睛里映着倦色,还有不远处一处大楼的广告,那大屏幕上的光太近太亮,打在他脸上却冷冷清清发白,勾勒着他清瘦的脸,描摹着他的五官。

又是安静了许久,感受到韩文清的目光他也偏头来看看,“怎么了?”

“你累了,”韩文清把视线也挪到了更远的地方,才开口又接着说:“马上季后赛了。”

张新杰未置可否地笑了笑,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开口道:“抱歉,最近几天状态是有点糟。我尽力在下周比赛前调整好。”说完撇了撇嘴,又加了一句,“不会影响到比赛的。”

韩文清听到这个回答皱了一下眉,不过没有说什么。扭头看见张新杰还穿着单薄的一件衬衫,不由得问了句“你几点上来的,待多久了?” 

“九点钟复完盘心里乱,出来走走。”张新杰如实回答,顺带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半,是该回去了。 

把手里一直握着的眼镜带上,回头看了一眼韩文清示意走吧,这边抬腿正要走。韩文清又皱起眉头,猛地抬手把人搂住。头架在张新杰肩膀上问他,“你不是一直十一点就睡么,到底怎么了?”

张新杰有点意外他的举动,下意识推了一把没推开,也没再动。安安静静靠在韩文清身上,结实的肌肉下那颗跳动的心脏声音清晰可闻。“不知道。”

沉稳厚重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你累了。”

张新杰有点愣神,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或许吧。”

好像有声叹息,“你放松些,”张新杰有点不能会意,扭头看韩文清。对方则是严肃地看着他,“有些事情不一定是你的责任,不要去背负太多。队里的事情你可以放下留给我处理,复盘整理之前不也是一起的?”韩文清有点生气地瞪着他,“采访你不想去也不要去,平常累了就把眼镜摘下来。”说着就伸手去把张新杰刚戴上的眼镜取下来,低头在他好看的眉骨上落下一个吻。

这一幕要是被人看到了一定震惊得能把几排牙都掉下来。他搂着张新杰这不是什么事儿,不过可怕的是韩文清那张平日里凶神恶煞不怒自威的脸也有舒展眉头笑着的时候,更可怕的事是他怀里的张新杰居然也勾着嘴角。平日里的他认真严谨,待人也礼貌客气,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么个礼貌的笑脸,让人摸不清虚实真假。这时候却也是认真的笑着,眉眼也弯弯。

“我在呢。”身后的人又开口补了一句,还抬手揉了揉他头发。
张新杰觉得他这安慰的动作有点好笑,不过也点了点头。

是啊,韩文清还在呢。

为什么累这件事从找不到原因榜单上除名了。剩下了唯一一件事,就是韩文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找不出原因。或许是习惯,也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而这个人也一直在自己习惯的生活里,还有什么不好。

心里压着的石头好像突然间被打碎了,张新杰自嘲地笑笑。扭头环住韩文清的脖子也回给他一个吻,蜻蜓点水不着痕迹。他说“谢谢。”

低头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半,这回是真的有点困了。“回房间吧。”韩文清松开环紧他的手,拍了拍张新杰肩膀。“晚安。”

今晚或许能睡个好觉了吧。

 

 

评论
热度(60)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