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唐齐】酒醒春晚一瓯茶

把之前发在微博的搬过来|ω・)




  正午,正是一天里日头最烈的时候,虽然铸神谷依山傍水并不愁天气,可这些日子已过小暑,老天爷也似乎没有要凉一凉的意思。铸神谷总归是要和火打交道的,平日里都是汗流浃背,这样的天气里更是叫人热得喘不过气,谷中的弟子无一不在抱怨着这夏天的烈日。


  不过有一个人除外,这人正是他们的谷主——齐落竹。

此时此刻的齐落竹正在一别致的小亭中静坐着,案上沏了一壶新茶,茶汤清亮透彻,茶叶也舒展着身子在水里打着旋。


  所谓心静自然凉。


  他阖着双目,似在品味这壶好茶,又好似在静静地倾听着什么。一切都那么闲适又静谧,那些远处蝉的喘息,风吹动树叶发出的轻响亦或是轰隆澎湃的水声也都越过空气中漂浮的尘埃与飞絮一一收入了这一盏清茶里似的。


  这焦沙烂石的天气似乎也不能影响齐落竹的好心情。他的嘴角微微扬起,面前的石案上还摆着一把一向爱惜的好琴。


  只因为如此的好山好水好景色,纵是烈日当头也绝不会叫人败了兴致。更因为他在等一位好友,这世上能有什么是比见一个久别的至交好友更加让人愉快的事呢?


  唐青枫正由齐落梅亲自领着一路从小道向这边来,他常常造访铸神谷,也自认对铸神谷各处都已了如指掌,可这条路他却从没走过,四周有流水淙淙,头上是浓密的古树,只在树荫底下站个片刻便能觉得周身都是凉爽的。

  可等到步行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空气里翻腾着的热浪也叫他也不由得抱怨了起来,拿扇子点了点带路的人打趣道:“诶,我悄悄问问你,你哥这是安的什么心思,这么热的天还往山上跑,莫不是要把我给烤了吃。”

  齐落梅不禁失笑,道:“这么热的天,也得凉拌才合胃口。”

  “果然是亲兄妹,这才多久没见,连说话都同你那好哥哥一个腔调了。”

  “那是当然咯,我哥哥哪里都好!”

  唐青枫只自顾自地扇着扇子没再言语。直到齐落梅瞟见他忍不住的笑时才突然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揶揄,飞了他个白眼。正要开口驳他两句,却被前方传来的铮铮琴音给打断了,于是她只得挑了挑眉毛道:“喏,那就是了。”


  远处一匹白练自高处顺崖而下,好似是九天上仙女的缎带垂到了这一潭水中,却激起无数水花飞溅,轰然作响。白色水雾衬着潭边几簇杜鹃花红得似一团烈火,映在这山水间不显艳俗,只觉清幽。

花间有一人独坐,闭目抚琴,修长的十指抚着琴弦。琴声清越激昂,好似用一汩初春的寒泉冲泡出的新茶,又似江月西斜的夜色里那一片江潮连海,潮声起落里尽是透骨的清凉,叫人忘却这炎夏的暑气。


  唐青枫只静立着侧耳倾听,待到一曲罢了,才慢悠悠地凑上前去。

  齐落竹仍闭着眼道:“来了?”

  “是。”唐青枫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四下环顾了一遭,目光落在了远处山崖上的一簇花间,“想不到你这铸神谷中竟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好地方,怎么以前我从来没找着过?”

  齐落竹只是笑着答道:“我在这谷中住了十来年,也是前几日才发现此处,怎么能叫你轻易找着了。”

  “哦~”唐青枫也笑,笑得揶揄,他说:“不知落竹兄又是怎么才找着这么个好地方的呢?”

  齐落竹正要起身回亭子里坐下,听见唐青枫这句话却愣了愣身形,似有些尴尬地答道:“呵呵呵……不过是前几日酒醉,四处走走醒醒神时发现的。”

  “唔,是了!”唐青枫恍然大悟般道:“你从听竹阁到此也不过是这么一丈飞瀑的距离罢了,还不高。但要是醉得连路都走不稳了,那最好还是不要乱跑的好。”


  齐落竹酒量不好,平日里是鲜少沾酒的,前几日江南霹雳堂堂主亲自前来拜访,为尽地主之谊,便多喝了那么几杯。可那酒是西域的烈酒,纵是千杯不醉的人也得喝趴下。齐落竹本就不胜酒力,这样一来更是醉得厉害,误把会客的听竹阁当成了自己平日里起居的别院,夜里走错了路,竟从崖上失足坠下来。好在他的轻功并不赖,自这么高的崖上坠下,经轻功化力,落地时也没能伤了分毫。

  不过那晚夜里只有他独自一人,这事齐落竹连自己的妹妹也没告诉过,实在想不通唐青枫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只好挑着一边眉毛疑惑地看着他。


  “前两日我夜里做了个梦,梦见一位杜鹃花化的仙女来同我告状,说我的好朋友趁着酒醉欺负到了她的头上。”唐青枫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一边满口胡诌着,一边合了扇朝崖壁上面指了指。

  齐落竹笑得无奈,只得顺着他所指之处看去,崖壁之上只有一簇杜鹃,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这簇花长势却与别的不大相同,歪歪斜斜地倚在一边,好似被人凌空踩了一脚。齐落竹这才明白过来,那不正是那天慌忙施展轻功时用以借力踏足的地方么。


  “哎,落竹兄呐,你知不知道那位杜鹃姐姐走的时候和我说了些什么。”唐青枫拿扇子点了点他的手肘,似乎还要接着胡诌下去。


  齐落竹当然不想再听他打趣自己,只能讪讪道:“就算那位杜鹃姐姐说你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想以身相许我也不关心。”


  “不,落竹兄猜错了。那位美人儿说你量如江海,轻功又好,要以身相许给你呢。”唐青枫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齐落竹无奈笑道:“我现在有点后悔请你来喝茶了。”


  “同我喝茶又不会醉,总比你喝酒醉了一个人到处乱跑的好。”


  齐落竹一点儿也不想理他了。




评论(1)
热度(35)
  1. 木易不胜簪 转载了此文字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