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天涯明月刀OL]青枫小记

-唐青枫个人向
-又名熊孩子唐二成长笔录,小小只的盟主和一堆唐门的小朋友们一起熊的故事

  “手再抬高些。”
  小男孩没有应声,只是乖乖地把手抬得更高了一些。今天是他头一回用铁扇练习,比从前的纸扇重了许多倍,以他现在的小身板,莫说练习武艺,平日要拿着这样一把铁扇也要砸到自己的脚的。现在的他也有些支撑不住了,额头上沁满了汗珠,双手也有些握不稳扇子的样子。可他仍旧是一动不动,没有说一个字。
  已是秋天了,天蓝得像一整块的碧玺,偶尔走着丝丝缕缕的流云。黄角树金黄的叶子落了满地,又被风全都轻轻卷起来。一老一幼就站在这里,小男孩手中的铁面扇摆的是一招风花饮月的起式,即使铁扇被烤得烫手他也没有放下。而一位老太太也立在日头底下,静静地看着他。
  这一年,唐青枫刚刚五岁出头。
 
  唐家人丁众多,同龄的孩子从小就一起玩闹,一直到五六岁了才在门中的授艺师父那开始读书练武,唐青枫虽然生性较其他孩子活泼一些,可也不算最闹腾的一个。但是要是论起捉迷藏的功夫却是第一的,莫说别的孩子找不见他,有时候就连门主也找不着他。
  整个唐门上下唯独有一个人例外,她就是唐青枫的姐姐。唐青蓉虽然只是比唐青枫早出生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可唐青枫还是很乐于屁颠屁颠地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喊着姐姐。大家也总觉得或许是因为亲姐弟的缘故,唐青蓉总是能准确地把唐青枫给找出来。
  可今天的情况却有些不同了。
  中秋将至,这一天是唐门本家办家宴小聚的日子,唐家子弟与八荒结亲的不少,偶有家宴便能请到不少八荒门派的人来,这一回更是有不少小豆丁们被领回唐门来认认亲戚,唐太岳正预备着让自己的小儿子多交几个朋友,唐青枫却又不见了。于是找唐青枫这重任便落在了唐青蓉身上,可今天她找遍了平日里唐青枫爱待的地方,也没有看到他的踪影。唐青蓉看着要烈起来的日头,暗自决定一会儿找着唐青枫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可她却没有注意到一个趴在不远处的大树上睡熟的小团子。
  新的一天里弟弟也依旧让人非常苦恼呢。

  唐青枫是被吵醒的。他正做着美梦,就忽然间被一声尖叫给打断了。
  他醒来的时候太阳不偏不倚挂在穹顶正中,他没有去深究自己被吵醒了这件事。因为他觉得自己睡得已经足够了,于是他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口水,伸了个懒腰,再打一个大大的哈欠,这才蹬着树干三两步轻盈地跳了下来。
  可他一下来便惊呆了。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女孩蜷成一团缩在树下低声抽泣着,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真正令他惊讶的是一只大老虎,此刻就站在他们二人的对面,身子已经弓起,对于唐青枫的突然出现它仿佛毫不在意,依旧盯着那个小姑娘。唐青枫心中暗叫不好,向前一步拦在小女孩身前,铁扇抖开握在手里,一边死死地瞪住了那只猛虎。
  “嘘,你别出声。”他低声道。闻言小女孩立马停止了抽泣,抬头看着这个拦在自己面前的人,她本欣喜地以为自己得救了,可这人竟然看起来和自己一边大,于是免不得又落下泪来。但她看到唐青枫空出来的那只手朝背后摆了摆,仿佛是在安慰她,于是她就真的没有再发出声音了。
  不过她没注意到的是,唐青枫以极快的手法扎入泥土中的三枚铁蒺藜。
  唐青枫就那样和老虎对视着,他没有贸然出手,只因为他对于老虎来说只是还不够塞牙缝的一块肉,老虎至今还没有扑上来可能只是因为它今天不是特别饿,正在考虑着要不要吃掉这两个小甜点。这样僵持着并不是个好办法,但他看起来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唐青枫还是屹然不动地站在那里,那只老虎也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仿佛是真的开始认真地考量面前这个猎物的攻击性起来。而那个小女孩又开始低声抽泣了。
  “别哭啦。”唐青枫笑着低声安慰她,“如果你还是蒙着脸的话会错过好玩的事情的。”
  正把一张哭花了的小脸往臂弯里埋的小姑娘闻言吓了一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背后长了眼睛呀……”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真的被吓得说不出话了。
  那个和她一边高的家伙竟然向着老虎冲了出去,他的身法已是很快,可对于身形都比他大很多的猛虎来说,这点平平的轻功底子并没有什么作用,何况以他的小短腿施展起来,再高明的轻功也是不可能快过猛虎的。但他却把那只老虎甩在了身后,不是因为他快,而是因为老虎慢了下来。
  唐太岳施展轻功匆忙赶到此处的时候远远便看到林间一个小小的人儿和老虎对峙着一动不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那个小小的人儿,他的心肝宝贝小儿子,忽然间跑了起来。唐门主只觉得一口气没提上来,马上就要背过气去了。可他却忽然发现了异样,唐青枫并不是贸然而动的,那只老虎起初的一跃相当迅猛,唐青枫差点没能避开,可那只老虎却也在落地后低吼了一声,随即追赶唐青枫的速度便也慢了下来,这个小鬼灵精还在绕着树转圈圈,唐太岳很快就明白了他在搞什么鬼,又气又急地向前冲去。
  就在唐青枫把老虎带到第三棵树后的时候,一柄铁扇猛地破空而来,那只可怕的老虎就忽然倒下了。因为它的头颅已经与那大树的枝干一样,被断成了两截,那把铁扇嵌进了树干里,空气中仿佛都要出现裂痕。唐青枫脚下一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长出了一口气,便扭头向唐太岳跑过去。
  “爹——”小小的团子直愣愣地就扑进了唐太岳的怀里,声音里带了些哑声。
  “你这孩子……!”
  唐太岳略带责怪地叹道。等到他把自己的宝贝儿子从怀里拽出来,上下检查了一番发现确实没有受伤才彻底放下心来。只是唐青枫抓着扇子的手因为用力过度都已经僵硬,长长的睫毛上也湿润润的,唐太岳终于忍不住抱起了他,一只手揉着他的手指,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背道:“不怕,不怕了。”
  “我才没怕呢。”唐青枫做了个鬼脸,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正色道:“对了爹,那边还有个小妹妹。”
  正要离开的唐太岳又转了回去,果然有个粉红衣裳的小姑娘窝在那棵大树底下蜷成了一团,满脸都是泪痕,大概是过度惊吓又哭了太久,现在已经昏睡了过去。
 
Tbc.

翻旧文件夹刨出来的,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了
我就是想苏一苏小小只的唐师兄(。
  

评论(2)
热度(5)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