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南山遗爱守,我为剑外思归客。
 

[双龙组] 夏夜霜01

    -荒x一目连
    -正剧向,和手游剧情设定不同,偏向小说背景的AU
    -带[博晴]私货,攻受无差,自行避雷
  

    日头微微有些倾斜。

    土御门大道上安倍晴明的宅邸,今天也仍旧有一位客人要到访。冒着炎炎烈日,浑身汗流浃背的源博雅拎着一个甜瓜走入晴明的院子,院门仍旧是自己开的,除了庭院中的杂草因为这炎热的日头而显得有一些萎靡以外,一切都与平常一样。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今天并不是什么式神来迎接,而是晴明本人。

    确切地说,晴明大概也并非是为了迎接他而走到门口来的。

    ——“起风了。”

    在互相问过好后,博雅听见他这么说,这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了,问题是,现在分明没有风。平安京内已经保持这闷热的天气许多天,如果有风的话,也就不会觉得这么热了。

    “你说什么?”博雅问。

    “我是说,起风啦。”

    “可是现在明明没有风啊?”

    “没有吗?”晴明看了他一眼,眼睛都笑得弯起来。

    “有风吗?”

    博雅感到有些疑惑,不过就在他这么问的时候,便确确实实地感到有风拂过自己的脸庞了,而且听远处树上枝叶的响动,这风还有逐渐猛烈的趋势。

    他擅长于弓道,对于风的感知显然不会有任何差错,刚刚没有风,今天也并不是会起风的样子,这一点以他的能力还是可以判断的。阴阳师的灵力可以用来做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对于天气这种不受掌控的东西也始终是只能预知,而不能改变其分毫。

    于是博雅疑惑的目光又落回了晴明身上。

    就像是是听到了博雅正在想什么似的,晴明扬起嘴角笑,“这可不是我做到的。”

    “是谁?”

    “唔,现在大概已经是一位妖怪了吧。”

    “之前不是吗?”

    晴明摇摇头,“他曾是庇佑一方的神明。”

    “神?”源博雅有些惊讶,“那么说,是作为神明堕为妖怪了吗?”

    “可以这么说。”晴明拿出一柄小刀,将博雅带来的甜瓜切成几块,汁水充足,颜色也非常好看,“是个很不错的瓜呢,博雅。”

    不过源博雅此刻却对于甜瓜毫无兴趣,他更加好奇晴明所说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

    “唔……”晴明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就是说,可以算是神明堕为妖怪了吧,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不同啊,神明不是接受百姓供奉,为子民带来福祉,庇护一方的吗?”

    妖怪与神明一样拥有强大的力量,也有一些妖怪同样受人供奉保人平安,如果仅从这一点上来说,倒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妖怪与神明仍旧是有不同的,妖怪更加遵从他们本心的欲望,不少恶鬼也一样在残害着人类,这也是博雅一直以来追求力量,想要变得更加强大的原因。所以他对于神明选择堕为妖怪这样的事情感到非常不解。

    晴明握住酒杯,喝上了一口酒。对于博雅提出的问题,他未置可否地笑了笑。

    反倒是博雅先注意到,面前除了他与晴明的两只酒杯,还多出一只空的来。

    “是有客人吗?”

    “是啊,”晴明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大概还要请他来帮忙。”

    正是炎热的夏日。

    庭院里的植物都生长得十分茂盛,即使在这样干燥的天气里也可以闻到空气中略有些湿润的草木味道。
草丛中盛开的不知名的野花被风轻柔地拂拭过,树影也随之摆动,若是闭上眼仔细感受,风又不算太柔和,而是带来凉爽空气的,令人在这样的天气下感到非常舒服的凉风。

    大概是庭院中的樱树上的枝叶又有风经过的簌簌响声传来时,晴明的目光转向了庭院的那一边去。

    “来得真快啊,晚一些才会出发到巨椋池去,”晴明举了举杯子,“要一起先喝一杯吗?”

    博雅循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已经有个少年身量的人立在树下了。

    他袖着手穿过庭院里肆意生长着的野草,一步步走过来,风也似乎化为有形之物般追随着他的脚步,在穿行时掀起他银白的头发。博雅这才发觉,他的一只眼睛像是受过伤,连带着半张脸被那长发掩盖住,却难以掩去那种高高在上,不染凡尘的气息。可额头上的一对角与赤金色的眼瞳又显露出他相当强大的妖力。

    果然是个很强的妖怪啊,——博雅这么判断。

    “许久不见了,晴明先生。”

    自恒武天皇从奈良移都到平安京,大概已经有百来年了,都城在修建之初便选在了这样一个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之力所庇护的地方,更是定名平安来向神明祈愿和平安宁。
   
    平安京四周围绕着蕴含着磅礴地气的山川与湖水,是一处远离大海的盆地。

    可是这些日子里,居住在罗成门外的村民们,却深受一片海水的困扰。

    确切地说,那里也并不是海。而是平安京南面的巨椋池,也是守护在平安京南方的朱雀之神的神力所镇守的地点。

    就在数日前,居住在巨椋池边的村民们惊讶地发现巨椋池的湖水变得不再平静。——波涛汹涌,大浪偶尔会拍上岸,湖面上整日刮着怪风,平日里捕鱼的船只根本无法通行。尤其是夜里去到湖边,在夜幕之下,就如同一片真的海域一样,又更加诡谲难测,令人恐惧。

    “湖变成了海吗?听起来真特别呢。”

    一目连并不习惯坐马车,且这样的姿态对于村民们来说大约也十分可怖。于是他隐去了自己的人形,以风的形态跟随着他们,不过也仍旧参与着他们的对话。

    晴明在讲述起情况时,他偶尔会礼貌地回应一两句以示自己在听,最初博雅还多少有些感到不习惯,不过现在他已不怎么在意了。

    “几天前我有事路过罗成门,一直感到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盘踞在这附近。”博雅补充道,“不过在异象发生之后就感受不到了,我想大概是有人在湖面上布下了相当强力的结界。”

    晴明点了点头,“想要搞清楚这一点的话,大概还要到湖中心去看一看。”

    “好吧,不过真是奇怪啊,这次又会是什么妖怪作祟呢。”博雅抱怨道。

    “如果仅仅是妖怪作祟就好了。”

    晴明似乎欲言又止,这让博雅感到有些不解,若非妖怪作祟,还能因为什么呢?

    “晴明?”

    “唔,快到了呢。”

    ——已经有浪涛声传来了。

    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湖面上的水波肆意地翻卷着,在昏沉沉的夜幕之下,浪头犹如猛兽一样向岸边扑来。

    一目连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站定脚步,他披在身上的羽织被风吹得扬起,长发也散乱地搅在风里。

    “真是狂躁的风啊。”

    风是从水面的那一头吹来的,走得越近,风势便愈发地猛烈,博雅他们迎着风走在碎石滩上,几乎站不住脚步,可一目连瘦弱的身躯却能在风中毫无阻碍地穿行。
风本是无形的,可若是拥有灵力的人静下心来仔细察看,便能明白其中的原因。

    一目连之所以可以气定神闲地走在风中,不如说是他自己本身便是一处安静的风眼,千丝万缕的风自他身边发散出去,逆着湖上刮来的狂风,在空中绞作一团。

    就像是极其不同的两股力量在纠缠着,一目连身边的风温柔又和缓,却极有力地包裹住那些无形的狂躁之物,一丝一缕地把它切分,瓦解,最终卷在一起,又舒展开去,就如同一只巨大的鹏鸟展开它有力的羽翼,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不断起伏的水面在一点点平息下来。不知是否博雅的错觉,天上的星辰似乎也更加明亮了起来。

    风变得柔和了。

    浪潮涌上来,从无数的沙石间穿过,留下些细碎的泡沫,以及一些小巧的海螺或是贝壳。

    一目连蹲在刚刚他站立的那块巨石上,低着头仿佛想要亲吻水面一般,在极认真地注视着什么。

    “你也发现了吧?”博雅忽然发问道。

    不知为什么,他发觉一目连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惊讶,仿佛在水中看到了什么,可在他看来,那里不过是一片不见底的黑暗罢了。

    一目连随即收敛了表情,点了点头道:“嗯,是一片真正的海啊。”

    巨椋池,成为了一片海。

    这实在是一件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事实似乎就是这样的,咸咸的海水,潮湿的海风,有规律的潮起潮落,还有望不到边际的海平线,这可并不像个淡水湖。

    晴明站在博雅的身边,始终抬着头,沉默地看着夜空中的星辰,博雅对于天象方面的知识并不大了解,不过从晴明微皱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大概是发现了什么。

    “晴明?”

    “嗯?”

    “你这副表情,看到什么了?”

    晴明没有收回目光,而是抬起手给博雅指出了一个方位,博雅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那是……?”

    夜空暗得出奇,明明日头才下落不久,天色却仿佛时至午夜一般深沉。

    晴明手指所画出的区域不过是茫茫穹顶中与其他部分完全相同的一角,不过博雅却一眼看出了它的异样,尽管他对天文毫无了解。

    ——南方七宿消失了。

    南方七宿,正对应着守护在巨椋池的朱雀之力。

    因为风势缓和下来的缘故,与之相对的是,忽然迸发出的巨响也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地响亮。

    源博雅近乎本能地搭箭上弦,一支羽箭的箭头已经准确地瞄向了那声响的来源。

    如同浪头打上礁石,水花猛地炸裂开来。接近湖面中心的地方,一个可疑的身影远远地站立,仿佛踏在虚空般向他们走来。

    人影愈发地近,博雅的箭瞄准的地方始终未曾有偏差,只要他的手指松开,箭矢的离弦与命中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不过一目连却忽然站到了博雅身前,轻轻地按下了他紧扣着弓弦的手。

    “荒大人,”他向着不远处的人影恭敬道,“久违了。”

   

    -待续-

评论(5)
热度(65)
© 不胜簪 | Powered by LOFTER